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均分国资,还产于民---解决楼市泡沫的一种方案   

2014-05-02 09:0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决楼市泡沫的一种方案

----楼市漫谈之二十八

 

温克坚

 

 

积重难返的中国楼市,正面临越来越逼真的崩盘危险,各地政府略显慌张的政策姿势可以为之佐证,比如无锡宣布购买60平方米就可以购房入户,杭州要求开发商重大价格调整要备案则被理解为降价要政府批准等等。而在目前的敏感局势下,由于职能和权限限制,单个地方政府无力也不敢采取大幅度救市动作,地方政府们更惯常的模式应该是通过种种策略,把压力导向中央,逼迫中央推出更有力的救市举措。

 

相对来说,中央政府手上有更多政策工具,包括效果更直接的货币政策,财政扩张政策,而一些可能刺破楼市泡沫的政策手段的有意拖延,比如农村土地政策,不动产信息联网,房地产税等,也可以被理解为是对楼市泡沫的呵护。

 

面对经济数据下滑,地方官僚政治压力之下,迄今为止,中央层面救市动作有限,没有大张旗鼓的推出救市举措,原因可能是对局势判断差异和复杂的政治过程,但很重要的一点客观约束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扩张政策循环使用,政策效果递减,而畸形经济结构下,滥发货币,财政扩张等政策负作用却越来越多,产能过剩越来越严重,而通胀阴影随时能变成现实危险,因此权衡利弊,举棋不定。

 

在目前这种格局下,还能找到什么更好的方案,既能化解楼市泡沫又能避免这些后果?一般而言,笔者是“改革已死”理论的认同者,对政策建议兴趣不大,对危机的看法比较“辩证”,某种意义上,以楼市泡沫破裂为推动力,进而引发的经济危机恰恰是经济和社会结构调整的必要压力。

 

不过纯粹从逻辑推演而言,除了当局熟悉的货币刺激和财政扩张工具,自然还有其他一些选项。比如谢国忠先生提出的建议是立刻减税一万亿,通过舒缓税收压力,使市场主体有更强大的创富意愿,增加经济体活力,逐步化解泡沫。但在目前楼市崩盘预期下,土地出让市场萎缩,地方政府预期收入锐减,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谢国忠的建议等于鼓励一个吸毒成瘾的病人,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和他讲戒毒的好处,这显然有点对牛弹琴。笔者以前也曾经提出,无房户可以占领那些长期无主的鬼城,当然这更多的是基于激活公共参与的一条思路,而不是真的呼吁以暴力方式进行房产再分配。

 

从更完整的视野来看,如果政策当局有足够的政治意愿,那么的确他们还有一些腾挪空间,某些组合甚至可以变成解决楼市泡沫危机的完美方案。

 

目前经济体的一个重要症结是,普通公众收入太低,导致房价收入比太高,没有购房能力。本文不准备探讨普通公众收入低的制度原因,但显然,官方也认识到公众收入偏低这个事实,中共18大就提出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不过在要素生产率无法快速提升,在分配机制无法改善和企业艰难维持状况下,实现收入倍增计划有点像缘木求鱼。在货币泛滥背景下,这些年虽然公众名义收入在上升,但实际购买力反而下降了,这也是越来越多民众望房兴叹的原因之一。

 

那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快速提高公众收入呢? 其实人们不应该忘记,在名义上,他们还拥有一块巨大的所谓国有资产。

 

根据陈志武教授若干年前的测算,包括地方国企和中央国企,包括像北大,清华,中科院等等众多的事业单位,在加上土地资产,国有资产总值大概在80万亿左右。陈志武提出设立国民权益基金,把国有资产全部转让到国民权益基金,而把国民权益基金股份均分给13亿公民,那么人均可得资产在6万左右,以此完成国有资产的民有化改革。从技术层面看,陈志武教授指出,户籍管理、人口统计现在做得很精细,每个成年公民有一个身份证号,都能找到。而银行、证券与基金管理行业能够有条不紊地服务好几亿银行客户、一个多亿基金账户、几千万证券投资者账户,处理13亿公民权益基金账户,不会有问题。

 

把国有资产均分,并不意味着要把这些企事业单位统统消灭。重要的是,公众可以凭借他们的国有资产权益凭证,把虚幻的全民所有变成真实的全民所有,通过买卖,交易,信托,投票等机制真实而有效的约束这些资产的经营管理。石油,电力,能源等众多基础性领域的大企业可以改掉国企臃肿官僚风气,给公众提供良好服务,而北大和清华等可以继续成为学子的梦想。

 

在理论上陈志武教授也进行了论证,国有企业历来就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国有企业不是政府所有的企业,政府是受托方,是代理公民在管理这些企业和国有资产。把国有企业股权分到公民个人身上、实现民有化,在政治上应当能接受,不存在意识形态上的障碍。张维迎教授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其中包括把现有外汇储备的一半均分给全体国民。

 

在国营资产民有化操作过程中,当然会出现很多困难和挑战,目前的政治结构能否保障程序正当合理也存在疑问,而资产估值,经营延续性等肯定需要更具体的机制设计。不过总的来说,把国有资产归还给公众符合公平正义原则,通过更多分散性的竞争性的资产配置决策,会提高经济体的整体效率,而继续容忍这些低效的腐败的国有企业的存续,必将导致全民所有资产不断流失,既不公平,又不效率。

 

国营资产权益均分到公民个体之后,会给公众尤其是低收入阶层带来财富效应,短期内会给消费领域带来刺激,为了使这种刺激更有针对性,以便更顺利的化解房地产泡沫,政策当局可以设定某种引导条款,比如居民用国有资产权益金购买住房的时候,可以享受约定比例的税收返还或其政策优惠。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1年到2013年房地产总投资额大约是22万亿,如果假定其中50%的资产属于泡沫资产,那么国民只要把新获得的财富小部分用来购买房产,就可以有效的化解楼市泡沫,解决一边大量房子空置,一边大量居民无房可住的两难困境。 当然这个过程会有很多动态变化,比如房价起伏,区域差异,但只要方向对了,这些更具体的问题都是市场可以调节的问题。

 

把国有资产分配到个人,不但可以有效化解楼市泡沫,改变消费在经济结构中的权重,改善经济结构,同时又顺便解决了多年空谈无果的国有企业改革问题。这种思路,寓国企改革,国有资产分配和退税于一体,并且能针对性的缓解楼市泡沫,表明看来,几乎是一个完美方案,不过正因为太完美,所以需要太多的政治意愿和协同,而在目前这些都是奢侈的资源,因此上述完美方案注定是一个梦幻方案,楼市崩盘将继续按照中国特色的路径演进。

 

 

2014428日  首发腾讯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80129)| 评论(2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