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别了,吴仁宝   

2013-03-29 06:5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了,吴仁宝

 

修改稿首发于“阳光时务周刊“

/温克坚

 

20133181858,吴仁宝因为肺癌医治无效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没能赶上看那天晚上的新闻联播,这对于一个以紧跟政治风向而出名的符号性人物来说,大概是一种缺憾,因此官方媒体发布的吴仁宝病逝的特稿中,特意增加了如下内容:315日吴在病重期间,受到病魔侵袭,显得很痛苦,而吴的孙媳妇周丽就从一旁拿出《人民日报》和《新华日报》读给他听,老书记露出满意的神色,还把头侧过来,听着两篇报道,他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听完以后就睡着了。

 

对于了解中共文宣体制的读者来说,这些细节描写是一种黑色幽默,说明吴仁宝的死亡过程一丝不苟,完全符合中共树立的典型人物的标准模式。

 

毫无疑问,吴仁宝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典型人物。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吴仁宝和他统治的华西村就开始在官方宣传阵势中崭露头角, 成为红色中国的样本之一。78年之后,毛时代树立的典型样板大部分被历史潮流淘汰, 而在吴仁宝的掌舵下,华西村总能傲立潮头,成为改革开放,新农村建设和“和谐社会”的社会主义样本,享有“天下第一村”的盛誉。正如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说的,中国树立过很多农村建设的典型,但是像华西村这样能屹立50多年的,屈指可数。

吴仁宝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居然可以凭借华西村书记的身份,历经中共历次政治风潮而不倒,并获得巨大的政治荣耀? 这是笔者多年以来一直试图搞清楚的政治谜团之一。为此,笔者曾经多次前往华西村探访,了解华西村经济发展历程,梳理华西村下属企业经营状况等,几年下来,虽然不敢说十分了解内幕,但是大抵上知道了华西村的概貌,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华西村就是典型的政治样板工程,其表面繁荣大部分是假象,华西村村民的生活质量也不高,华西村不存在任何独特的发展道路,外界对华西村的印象大多数是通过官方宣传管道而得来的,其中之离奇谬误在所难免。而这个过程中,吴仁宝以他农民的狡黠和智慧,加上熟练运用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的能力,在中共的政治丛林里存活下来。他虽然位处中共权力金字塔的底端,但是却凭借华西村这个政治支点,把他自己送到名誉和光环的顶点。

这种地方能人主导的乡村发展模式,本是中国畸形政治经济环境的产物,假以时日,自然可以通过经济社会的演变而自我改善,但是由于厌恶长期以来华西村的宣传攻势, 我先后写过十多篇评论文章,指出吴仁宝和华西中种种虚夸之辞,揭露华西村存在的很多阴暗面。我并不确信吴仁宝是否曾经听到那些批评声音,但是2011年华西村搞了所谓50周年建村庆典,在华西村村民老戴等提供的材料支持下,《南都周刊》等市场化媒体对华西村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还原真相的报道,其中引用了我的论述, 华西村形象开始受到广泛质疑,吴仁宝的光环也被其家族控制的实质所冲淡。可以确信的是,后来宣传部门开始限制这些报道的传播,而华西村的老戴也告诉我,吴仁宝一度暴跳如雷,在其能影响的江阴日报上发布长篇讲话,反驳那些对华西村指责的声音。当时我想到,吴仁宝毕竟那么大岁数了,如果因为受到刺激而影响健康,那也实在有违我们的初衷。不过后来听说吴仁宝精力如常,继续每天给到访游客做报告,我们方始心安。

 

客观的说,吴仁宝并非大奸大恶之徒, 他不过利用政治挂帅,获得政策上的便利和经济社会资源,来建造他的华西村小王国,这是一出丑剧,却也是一出会反复上演的丑剧。

 

如今,吴仁宝终于离开这个舞台了,那么华西村还能继续享受“天下第一村”的盛誉吗?以笔者的观察,华西村的经济繁荣已经不可持续,华西集团旗下诸多产业板块,原来的成长更多倚靠的是政治资源的转换,而缺乏市场竞争力,随着政治资源的耗散和混乱的管理决策,这些企业的表现已经差强人意,华西经济败象开始显露。以吴仁宝十分骄傲的高达328米的新龙希大酒店为例,由于入住率低下而成本高企,华西村竟然要求村民们轮流长期入住,而其费用则从村民的资产账户中扣除,用这种挖肉补疮的方法来掩盖问题。类似的怪诞现象在华西航空公司等也如法炮制,很多华西村村干部每月都要乘坐华西航空公司的飞机鸟瞰华西美景。

以华西村的反对派形象而知名的华西村农民老戴在其宣传资料里,直截了当的提到:华西村是一棵在风雨飘摇中的大树,这棵树虽大,但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根须……” 有意思的是,在吴仁宝去世期间,老戴成为当地重要维稳对象,地方政府派驻的维稳人员24小时布置在他家门口,甚至不让他随便出门。这些事实说明华西村内部很多深刻的矛盾都被强力遮盖了,如何维系华西村的光鲜表象将是后吴仁宝时代最重要的挑战。

 

作为吴仁宝继承人的吴协恩的说法是,今后的挑战是要吃透政策,看来他要模仿吴仁宝看新闻联播,把握政治风向的本领。不过正如长期研究苏南区域经济发展的新望先生指出的,吃透政策将不再重要。中国正在迈向法治国家,经济政策将逐步被经济律法所替代,政府对微观经济事务的介入将会越来越少,作为企业家,吃透市场肯定比吃透政策更重要。

要让华西村主事者放弃吃政策的思路,恐怕有些困难,不过官方愿意为维系华西村形象而继续输血吗?吴仁宝高规格的葬礼也许可以提供部分启示。吴仁宝生前曾吩咐丧事从简,不过因为吴本人和华西村巨大的政治符号意义,这注定是高调的葬礼,据悉给吴仁宝送花圈的名单中,包括了XXX, XXX等等一线和二线的党政要员,而同样发端于党国文宣形象的的政治模范申纪兰,郭凤莲等人也送了花圈。从规格来看,吴仁宝的葬礼几乎相当于副国级的待遇。也许,这场极尽哀荣的葬礼是吴仁宝最后的高招,通过一场声势浩大的葬礼,通过凸显那些显赫的送花圈的党政要员的名单,吴仁宝再次确立了其和党国密不可分的关系,这种和体制捆绑的办法是政治上的最佳保险,吴仁宝的继承人可以顺当的继续从体制套取大量的政策资源,来维系华西村表面的繁荣。

 

对华西村普通村民来说,显然要更加慎重的对待后吴仁宝时代的变数,他们最应该担心的就是那些名义上属于他们的财富,是否会消失在华西集团的某个财富黑洞中?无论如何,从法律意义上,他们自己才是华西集团的主人,吴仁宝和他的子女们并不是他们的主人。

 

从这个意义上讲,吴仁宝的故事已经结束,而华西村的故事还在继续。

 

别了,吴仁宝。

 

  评论这张
 
阅读(158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