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就《微风巨浪》的一点评论  

2013-03-11 06:3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志鹏

 

1、中国当下正在进行的民主化进程,既是100多年来这个封闭国家应对全球竞争的延续,也是数千年来中国社会所演化出的一场重大转型。个人或群体围绕着权利(人权、产权、公共权利)而竞争是任何时代不变的法则,不同的竞争准则构成了特定的社会形态。就我看来,中国的现代转型的核心是从以“暴力强者胜”、“身份地位高者得”的竞争准则和游戏规则向“价高者得”、“选票多者得”的竞争准则和游戏规则的转变。由于传统的竞争准则和游戏规则内嵌着信仰和认知,随着信仰和认知的转变,曾经大行其道的竞争准则和游戏规则必然发生改变。具体到中国而言,这一转变可以简要地称之为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行为自由化、信仰多元化。

看到这一点,就意味(1)中国的转型必然实现,这是人类社会演化使然。对此,要坚信。(2)转型事关现实的组织机构、制度架构,还涉及深层次的价值观念、信仰体系。为此,急不得,毕其功于一役是不现实的。(3)转型是一个系统变化,民主化只是其中最坚硬的一环。民主、自由、平等、宪政等或可做旗帜,但在实际行动中还须从权利着手。

2、阻拦民主化进程的力量虽然“败絮其中”,但也绝不会轻易退让。另一方面,民主化的力量虽然四处弥漫,但缺乏凝聚。更何况,新的努力愿景已经预定了尽可能不使用“暴力强者胜”的竞争方式,以避免恶性循环。在这样一个充满怨恨、期待和失望的僵持阶段,或许应该打破传统的改良、革命、改革的界限,放弃对上层改革的等待,也放弃采用革命的手段,而是稳扎稳打地自下而上地推进社会变革。具体来说,就是将宏大的目标“化整为零”为一个一个可见的财产权利和人身权利、公共权利,每一个具体的产权、人权、公共权利如同“台阶”,通过一次次的抗议斗争,一步步地拾阶而上。随着言论自由权、宗教或信仰权利....等逐步实现,民主化的雏形也就逐步呈现出来。

3、中国不同于波兰、俄罗斯,也不同于印尼,没有一个执政集团的内部改革力量,也缺乏可替代的社会传统力量。在中国,不同的人群被分割成条块状,有的群体强调财产权利;有的群体关心言论自由;有的群体争取宗教信仰自由;有的群体突出结社自由。这看似分散的多目标群体恰恰是推进转型的潜在力量。所需要地在不同阶段不同事件中各群体的互帮互助。这就意味着争取言论自由权的群体要为那些争取宗教信仰自由的群体呼吁助威,宗教信仰者要为律师的权利而行动,因为自由是一个整体,自由之“链”需要环环相扣。正是在守望相助的过程中,在不同群体的前赴后继中,一个新生的独立的社会力量才会形成。

4、对于未来宪政的构建,或许需要从最低共识开始。在不同权利群体、不同地区的互助的协调的社会行动中,相互了解对方的权利要求,逐步形成一些基本共识。在一些分歧巨大的地方,可以搁置争议,留给各地区、各群体自主的空间。有了最低共识,社会就不会混乱分裂,留有差异,自由还有演化的可能。

或许,在权利之钉一枚枚敲下的时候,历史的裂缝就会在某个临界点发生爆裂。不过,新的竞争准则已经逐渐成形,该倒的“墙”就让它倒吧。

 

非常感谢志鹏兄!


温克坚

  评论这张
 
阅读(24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