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林丹如何超越林丹?  

2012-08-09 12:1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克坚

 

 

看到新闻说林丹崇毛,就敲了几个字,发在博客上,稍稍嘲笑了林丹,希望在认知上林丹能和他的知名度相匹配。承蒙网易编辑好意,把这个博文推荐了一下,结果好像捅了马蜂窝,一天之内引来数千评论。 我稍微浏览了下,果然口水汹涌,骂声连连,大部分人对笔者博文里对毛的不敬姿态显示了极大愤慨,看来在众多淫民群众心里,毛还是一个不得冒犯的尊神。

 

当然,在博文里,我事先已经声明,欢迎谩骂口水,我准备用之来浇灌路边花草,结果昨夜一场暴雨,花草已经充分吸收水分,这些谩骂的口水无可用处,就让她它们随风蒸发吧。

 

一向以来,知道网易是有态度的,在新闻资讯的编排上也是有态度的,网易网友造楼团更是声明远扬,因此我倾向于认为网易的读者更明白事理,在信息获取和判断上有更大的自主性,不过从谩骂者的比例来看,对毛的认同比例还是很高,他们对毛那种真挚的感情,不得不让人相信世界上还有“爱情”,当然这种“爱情”还有一个别名,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很多朋友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存在忧心忡忡,认为这就像炽烈的地火,一旦有机会爆发,可能火烧连营,换句话说,也就是在特定场景下,人群从顺民到暴民快速转换,导致社会失序。我没有那种担忧,勒庞的大众心理分析的确很有见地,公共智力有趋同化乃至弱智化的倾向,但是每个时代信息环境不一样的,参与人群也不一样,结论上不能刻舟求剑。 法国大革命年代,大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缺乏公共参与经历,一旦有席卷而来的社会情势,能快速形成广场效应,根本不容许公众有一个辨析过程,公众反应自然有趋同化的现象,导致所谓暴民政治。

 

而在网络时代,每个人信息空间都和整个社会信息环境相互交叉,各种各样的对立性的,竞争性的信息已经弥漫开来,虽然由于通过教育植入的认知方式在很多人身上根深蒂固,对毛的崇敬就是印证之一,但是随着多年的启蒙历程,随着历史真相的逐步还原,对毛时代的社会灾难选择性的视而不见,难度越来越高,而随着人们阅历增加,信息环境越来越丰富,当时教育体系留下的认知模式会逐渐衰退,个体理性会逐步增加,多少人都见证了这个去狼奶的过程。另外,从结构功能主义的角度看,社会的转变毕竟是精英阶层推动的,而精英阶层在利益上会有诸多冲突,为利益冲突也会通过扭曲历史作为竞争手段,但是对毛的评价其实是一致的,不厚的出局其实也是一个例证,毛作为政治资产,已经没有利用价值。

 

回头说林丹,因为可以理解的原因,他的大部分精力都在训练上,同样他也是举国体制的重要载体,因此在观念塑造上,他也基本没有多少自主性,国家不仅需要征用他的体育才能,也需要征用他的大脑,他没有说不的机会。

 

不过,如今的林丹,已经今非昔比,在职业生涯上,他已经攀顶,完成了对举国体制的交代,也就开始了自身旅程;而他的商业价值,使得他完全可以不再依附体制生存,举国体制对他商业价值的盘剥甚至会引发激烈的矛盾,之前类似的实例不胜枚举。这种状态下,林丹的政治口味就不再需要按照国家的偏好来设计,林丹已经有资格和资本独立于公共空间表现他自己,那么林丹将如何超越林丹?

 

认知肯定是一个重要的门槛。林丹有没有可能在认知上有所突破,将决定他在未来能走多远。当然,林丹个人如何变化或者不变化,倒真是他的自由,别人无权置啄,因此这个问题可以被更恰当的表述为,一个公众人物,或者是许许多多的林丹们,在公共舞台上应该有什么样的基本立场? 公众对明星人物可以有什么样的角色期许?

 

这同样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在不同的生态环境下呈现不同的形态。但是大致来说,这和一个社会的多元化程度是高度相关的。

 

在一个单极的社会,在一个权力主导的社会,自然所有的公共人物,所有的明星们,甚至高级和尚,尼姑们,都会按照体制的模式来塑造,体制按照特定的程序分配荣誉,地位和利益给公共人物换取政治上的忠诚。统战体系就是这种典型的程序,没有醒过来的公众对他们膜拜,醒过来的公众对他们诅咒。

 

而在一个成熟的多元社会,会逐步形成某种交叉重叠的共识,比如不冒犯公众情感,不因为种族,性别,地域,阶层,宗教信仰等等而歧视别人,在公共表达中比较得体和优雅,政治上比较中庸,不犯低级错误,这些都是一般意义上的所谓“政治正确”,这是大众明星们需要遵守的基本社会规范,毕竟这是他们的名誉和利益所在。在这种社会舞台上,公众和公众明星虽然有距离,但是有强烈的纽带联结起来,在很多时候,明星们可以为公众代言。

 

当然,也有许多前卫和偏执人格的公共人物,会表现出很多叛逆和边缘化行为,社会同样对此会予以宽容和理解。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叛逆性行为,往往是基于事实清晰之后的态度选择,而不是扭曲事实。比如一个大众明星,行为可以不甚检点,甚至挑衅大众对希特勒的评判(在德国,基于历史原因,言论自由不支持对希特勒和纳粹的认同),但是他不会去否定希特勒杀人的事实,因为那样显示的是他智力的低能。 因此,对一些基本事实的梳理,对社会常识的理解,是公共人物的必修课。

 

犯难的是在转型中的社会,多元评价系统已经存在,人们的言论自由和表达空间也开始推进,但是很多基本的历史事实还很模糊,社会常识还有多个版本,不同的群体对公众人物有不同的期许。对于公众人物来说,这其实是一个险恶的舆论环境,稍不留神,就能卷入巨大的舆论波澜,得罪很大的人群。可以说,中国当下就处在这种社会环境中,林丹们应该如何扮演这种公共角色?这已经是一个选择问题。

 

一个姿态是保守自己的边界,以自己的专业形象来获得认同。比如林丹,那就做一个专业的体育明星,只说和羽毛球相关的话题,偶尔可以做点没有风险的公益行为,比如为救灾义演,为残疾儿童募捐等等,而坚决避免触及任何政治图腾,比如毛像,这样不露任何破绽,别人也无可挑剔。 但是在一个举国体制下,这种公共角色扮演其实是很有挑战性的,当政治无所不在,你要选择规避政治,那就需要额外的勇气和资源,选择不政治,其实就可能构成严重的政治挑战,这是大部分公众人物所无法承受的重压。

 

因此另外一种选项就是干脆放弃自己的独立立场,完全把自己交付给公共权力,配合权力演好一切公共角色,阶段性的做到政治上忠诚,可靠,甚至籍此可以获得更多的鲜花,掌声,聚光灯,政治上升阶梯带来的出人头地感,刘翔大概就是这类角色的典型。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种角色会自我强化,导致不接地气,缺乏人味,对抗不了时间的侵蚀。毕竟公共权力需要配合大众心理,不断的喜新厌旧,推陈出新。你看多少奥运冠军,如今沦落在洗脚店或者街头卖艺? 雷锋曾经是这种模式生成的顶级产品,不过如今有谁还在乎呢?

 

第三种选项是比较高难度的,也就是在专业领域做好自己,在公共领域同样也要做好自己,表演一个恰当的社会性自我。这就需要林丹们在认知层面有显著的提高,在社会常识上形成自己的辨识能力,在一个变动的社会形势中,做得体的公共明星。相信以林丹曾经在体育领域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完成这种角色转换其实并不太难。我个人建议,林丹可以花几年时间,去国外学习,换一种信息环境,重新形成对自我和公共事务的认知。同样是体育明星,刘翔和姚明的对比就给人很多启发,刘翔成了一个单向度的符号,而姚明就是一个富有人味的明星。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对林丹们的苛求,甚至是某种别有用心的诱导---这是无法辩解的事情。但是这不能责怪任何人,这得责怪这个时代,就像人们常说的,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变化中的时代。脚下的地在走,身边的水在流,没有一个固定的姿势可以包揽一辈子的荣光,你得在变化中把握变化。公共明星们毕竟不像平头百姓,有一亩三分地,回归私人生活,可以不管外面吹的东南西北风,他们注定要和这个时代的潮流相互碰撞,要么顺势而为,要么被潮流所抛弃,如果真是超级丹,那就得超越现在的林丹,那他一定要苛求自己,依靠毛像和十字架的保佑,那是不灵光的。而那些因为林丹崇毛就崇毛的,或者本来就崇毛的,其实更恰当的说是毛粉,而不是林粉,如同上面提到的,作为价值和情感上的毛粉,这是你们的自由,但是请在事实认知层面,提高你们的判断力。请回家问问你们的长辈,请多翻翻书,看看毛到底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如果只是展示你们智力上的弱小和口水的旺盛,那是挺没劲的,记住,这是一个变动的时代,塑起来的偶像大部分都坍塌了,那些没有坍塌的一定会坍塌,真正重要的是,你内心的信念,而内心的信念,不能建立在扭曲的历史事实和自我欺骗的基础上。

 

  评论这张
 
阅读(922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