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简评柳传志现象   

2012-11-11 07:0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评柳传志现象

 

/温克坚

 

作为企业家的柳传志,成功领导了联想集团很多年,社会各界赞誉不绝,柳俨然成为中国本土企业的教父级人物,江湖地位颇高。 我本人对联想集团了解有限,目力耳力所及,隐约记得柳传志和倪光南的一些零星争论,但是好像没有柳传志什么负面新闻, 联想集团好像也基本没有牵涉腐败等商业丑闻,在中国这种畸形经济环境中,能保持这种正面声誉殊为不易,这体现了柳传志的价值观和领导力。

 

在孙大午事件中,柳传志能公开表示支持,也体现了他的公共担当;据我所知,柳传志曾经多次给予或者表示支持茅于轼老先生的事业,而茅老是我十分敬重之人物,因此自然对柳传志产生敬意。

 

把好话说在前头,是为了对柳传志近期的一些公开言论进行分析和批评。 在政治转型时代,社会认知比较混乱,似是而非的说法流行, 柳传志的很多话语就有这种特征, 并且广泛传播,引发一些混乱,因此必须要做梳理。

 

柳传志在今年二月份接受媒体采访,说“中国是需要改革与改良,把我们的价值观中一部分和普世价值有矛盾的,逐渐变成大家有共性的理念。但这里面有个逐渐的过程……我们如果现在就一人一票,大家肯定赞成高福利、分财产。还保护什么私人财产,先分完再保护,完全有这种可能。它会一下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

而在10月中旬,柳传志接受财经杂志的长篇访谈,说我希望高层是被精英选举出来的,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又受到人民的监督,推动改革,引导中国。最好是党内民主先做起来,党内一层一层地做好监督,这样效率就有可能会高 除了害怕,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比起联想这样的大企业来,一些中小企业做事就难的多了。

柳传志先生坦率承认,他所代表的整个企业家阶层,是很软弱的阶层。软弱表现为如下两点,其一是不敢抗争:面对政府的不当行为,企业家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与政府抗衡,只能尽量少受损失。其二是缺乏公共关怀。

 

从这些采访来看,虽然无意去怀疑柳传志说这些话时候的真诚,但是他一定是有所隐藏的,对于未来的民主制度,他敢于批评一人一票,但是对当下政权批评,他除了小心翼翼的表达期待,根本没有真正的展开批评。

 

应该说,柳传志并非专注公共领域的知识分子或者政治家,本来不能苛求他的严谨,他上述表示其实更多的是一些直观感受和对问题的简单思考,其中的混乱之处,自不待言。比如一人一票,万劫不复的论断,明显缺乏政治常识,他对精英政治的想象也充满了乡愿,对改良或者暴力的理解也停留在表面。

 

抛开这些认知问题,更让我感慨的是,作为企业领袖的柳传志,面对权力,完全失去了自信和沉稳,主动自我矮化,还没有交锋,就主动举出小白旗,可见权力不受约束,缺乏法治体系保护,人们就必然活在深刻的恐惧中,一个负有盛名的企业家都如此萎缩,更何况普通公民。

 

另外从柳传志自身经历来看,毛统治下社会动荡给他留下深刻烙印,因此对社会稳定需求极端强烈,对激进主义思想都极端警惕---当然,很多时候他们往往会把他们不认同的思想主张都贴上激进主义的标签。

 

 

当然, 由于柳传志的公共知名度和在企业界的地位,公众传播上很容易形成这样一种认知,似乎柳传志的表态就代表了企业家的表态,柳传志的立场就代表了企业精英的立场。 我不知道这种说法在多大程度是成立或者不成立的,但是这种柳传志现象肯定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并且是更需要警惕的。

 

中国因为长期处在一种扁平化的社会结构中,对现代政治的理解,缺乏经验认知,对不同领域,不同职业所构建出来的社会广度和深度缺乏感知,因此面对新的领域的时候,经常用旧的认知框架去套, 这个过程不可避免的就有了很多人为的移情和旧的认知框架的延展。比如把企业家的角色延展到政治领域,把娱乐明星延展到社会领域等等, 客观上,任何社会名流,都有一定的公共性,更容易产生跨界影响力。但是毕竟政治领域是需要特定履历的,对基本政治教义的理解,对政治规则的尊重等等是成功跨界的门槛。像柳传志这样有公共认知度的企业家,如果其言行得体恰当,自然可以比普通人在政治领域有先发优势;但是如果他公然否定一人一票这种基本政治规则,意味着他根本无法跨进现代政治的门槛, 自然谈不上太多的影响力。 现代政治也许是不完美的,但是有些基本框架已经不容否定或者妥协,拿投票规则来说,任何民主体制,必须接续的是现代一人一票的规则,而不可能回到古希腊时代高门槛的投票规则。

 

而从现实来看,柳传志对企业界的代表性更多的是一种道德礼仪意义上的秩序,而不是代表真正的实力。中国有敬老的传统,柳传志也有江湖大哥的范儿,企业界在一起排排坐,一些德高望重的前辈自然而然就可以有了一定的代表性,不过如果真正到了商业竞争或者政治竞争,这些礼仪秩序很快就消失无形了。年轻一代的,更有实力的或者见解不同的企业家都可能跳出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在经济实力上,比联想集团更有影响力的企业集团也不少,而在年龄上,互联网时代崛起的亿万富豪们都还在他们的黄金盛年,自然不会如柳传志那样悲观; 事实上,仅仅从微薄言说来看,就有多少企业家大佬们在畅谈国事,指点江山?多少企业家都说得比柳传志更加到位,更加有力, 哪里有柳传志的迂腐和软弱?

 

更进一步来说,在民主化过程中,经验告诉我们,大企业家并不重要,所谓家大业大,患得患失,他们天然是现有秩序的朋友,但是民主化还是发生了,因为有许多其他力量在主导这个进程,民间抗争,危机转型,领导层崩溃都是民主化进程中的动力和模式,但是很少有大企业家推动的民主化转型。因此柳传志们只是民主化进程中的缺席者,而不是民主化的阻碍者。

 

而等到民主化完成,民主制度确立以后,柳传志们不可能是民主的敌人,民主制度下的产权保护,法治规则,自由创新等最符合企业家利益的制度安排,我相信那时候事实会教育他修正一人一票,万劫不复的说法。

 

那么民主之后,柳传志们可以成为企业界的代言人,左右政局,影响民主的质量吗? 这其实也基本没有可能。虽然资本可以影响政治,但是不可能所有的资本都保持共同行动,不同的资本会有不同的政治选项,更重要的是,那时候资本也受到媒体,竞选规则等约束。 新闻自由之后,公共言论就变成了一股强大的社会约束力量,而通过法律来规范政治献金,使得金钱对政治的影响只是表现为一种言论的表达权。 在美国,巴菲特和比尔盖茨都是受人尊敬的企业家,但是在政治观点上,他们从来不敢为企业界代言,事实上,支持共和党的富豪和支持民主党的富豪,几乎平分秋色。

 

因此,柳传志对企业家的代表性是虚构出来的,一定不会反应在真正的政治行动层面,我们无需担心。柳传志如果能持续表达公众的期望,那他自然成为有影响力代言人,相反,如果柳传志的公共表述,和潮流相距甚远,和公共期待背道而驰,在公共领域,他很快就变成nobody.

 

草长莺飞,冬去春来,人性是一股更伟大的力量。潮涨潮落,大浪淘沙,政治舞台上从来不缺新星和明星。

 

淡定,淡定。

 

  评论这张
 
阅读(46116)|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