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文昌游记  

2011-03-15 15:5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昌游记

 

温克坚

最近有一个比较搞怪的新闻,说海南文昌龙楼镇毛泽东雕塑被开发商推倒,几张毛像被断成几截的照片流传开来,对毛粉们自然是严重的冒犯和刺激,因此他们纷纷陈情,上纲上线,一方面要求严惩开发商,一方面试图借毛像向社会喊话,试图把中国社会重新拉回那个极权主义的乌托邦。

 

在一个传播塑造的社会,通过特定符号表达政治诉求,逼迫各种社会力量表态,倒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这起码比直接冲突或者对抗性表达更富于艺术性,代价更低。 一个前现代政治结构塑造的脆化社会,通过诸多后现代风格的社会表达来,来增加社会调试试验, 推动政治再造,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对于毛像被拆这个事件,我没必要含糊立场,我的评论是,如果这片土地上全部毛像被强拆了,那么这片土地上也许就再也没有强拆故事了。

 

当然,毛像全部被拆除,尚需时日。不过这个新闻倒是触动了关于文昌的一些琐碎记忆,我想不妨记叙出来,回味那种简单的温馨旅程,同时顺便鄙视下阴暗处见不得光的阴影。

 

文昌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因为每次去海南朋友聚餐时,免不了会点一份文昌鸡,说实话,文昌鸡口味似乎一般,但是经常食用,自然会滋生出对文昌的一些想象,同时文昌是大名鼎鼎的宋氏三姐妹祖籍,关于文昌的想象就会更加丰富。201012月底,机会来了,当时我在海口小憩,在一个周末,约了七八个朋友,开了两个车,杀向文昌。

 

文昌原来离开海口不远,车程甚至不到一个小时。我们抵达文昌的时候,午饭尚早,就约了几个文昌本地朋友,在一个酒店大堂喝茶聊天。

 

有个朋友姓郑,我们都喊他老郑,最近靠摆个小摊点,挣点小钱过日子,闲暇时候写些关于中国政治走向的长篇文章。老郑曾经在深圳中学教师,深受学生喜爱,但是因为政见和身份,被有关机构逼迫离职。 当然,老郑更不凡的历史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大部分国人依旧浑浑噩噩的时候,他就开始了反思和呐喊,并因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10多年的自由。在海南,老郑其实是因为政治原因而失去自由最久的人士。不过虽然经历漫长的牢狱之灾,老郑依旧淡定随和,对于政治前景,保持着乐观,坚信不但可以看到,而且可以享受到政治自由。

 

另有一个朋友,乃是当地著名中学英语教师,他话不多,但是每每评论社会现象,其见解清晰深刻。 一问,原来喜欢翻墙,且是资深推特用户,那么自然可以不受信息屏蔽之害。受他影响,班级中几乎已经没有多少愤青。当下教育环境中,一个好的老师和一个坏的老师的差别,就是诲人不倦和毁人不倦的区别。 而作为一个好的老师,信息通达程度应该是一个必要指标。 幸运的是,毕竟时代不同,深谙网络信息的年轻教师群体,越来越多,使得教育不再是黑压压的愚民泥潭。

 

 

后来,又有一位当地官员加入我们的聊天。 这位官员是在职的局长,有几十年的官场历练, 自然对文昌当地政治生态非常熟悉,他提到了当地的政治腐败,包括数任县委书记被抓的情形,据说其中一任县委书记就是在这个宾馆的套房被抓的。后来话题又说开去, 聊到房价,聊到调控政策,聊到政治改革,虽然说屁股决定脑袋,官场中很多人不愿意讨论敏感领域的话题,但是当大家坦诚的说开去的时候,发现大家所见略同,对目前政治结构的不满和对未来政治的期待,都是相通的。

 

后来听老郑介绍,文昌虽小,但是也有许多活跃的思考者,大家经常聚集在一起,褒贬国是,探讨时局乱象。文昌,文昌,看来其名其声没有被辱没。

 

闲聊之后是午餐。那次午餐非常独特,原来一起从海口过来的一位美女,她老家就在文昌清澜镇海边,她让她父母为我们准备了家宴。从宾馆出发,转了几个圈,走过一条从椰子林中开辟出来的狭窄道路,就到了她家里,一座青砖瓦墙的四合院, 四周被椰子林围绕。房子虽然低矮,但是内部装修相当精致,空间也足够开阔,中间大厅的圆桌上摆满了菜,有两大盘文昌鸡,还有两大盘红烧海鳗。海鳗味道特别鲜美,连经常吃海鲜的海口朋友也赞不绝口。

 

饭后,我们沿着椰树林,步行到数百米的海边,海风甚劲, 海水湛蓝,数公里外则是一座山,山海环抱, 构成了一个狭长的港湾,其中停着几艘庞然大物---据说是给南沙群岛提供军事补给的船只。 因此沿着海岸线不远处,又建立了一个油库,有时候海风中会夹杂着汽油味。

 

招待我们吃饭的美女说,我们经过的这片椰林,都是她们村子里的,其中有四五亩是她家所有,椰子常年不断,加上丰富的海鲜,印象中小时候的生活,几乎就如世外桃源一般。而如今,国家权力的象征---那些军舰就在眼前。

 

在散步的时候, 我还看到一个巨大的色彩斑斓的蜘蛛,依托于两颗高大的椰子树,织就了一个直径超过两米的硕大蜘蛛网。我们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还是小心的绕着走开,无疑去冒犯这个属于他的领地。

 

 

在椰子林散步接近一小时后,有朋友提议,既然来到文昌,不妨去参观下附近的航天城,据说是中国三大航天基地之一。我孤陋寡闻,竟然说不出三大航天基地所在。由于返程时间尚早,这个主意得到众人一致认可,我们人和汽车,都经过清澜镇摆渡,到达东郊镇,然后再循着路标指示,前往航天城。 半个多小时后,路标显示我们已经到达航天城,不过数次向路人询问,在所谓航天城附近来回绕道,我们还是无法确定正宗的航天城景点,到底在哪个旮旯。 大家气馁,决计放弃寻找,就寻了一个路边小店喝茶,虽然卫生状况不佳,偶尔苍蝇飞舞,但是氛围却极为轻松。原来文昌一带,古风尚存,虽是小镇边上的街道,也布满各式茶馆。男女老少,闲坐于此,一杯茶,一份糕点,可以悠闲的消磨一下午。

 

 

我们十来个人,点了些当地特色的饮料,要了几份茶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些国家大事,边上顾客来来往往,我们浑然不觉。

 

大约4点,我们决计打住闲聊,准备回程。 汽车开出数公里,看到一块牌子:宋氏故居。不过似乎是有意为了留下些遗憾,我们都不想前往参观了。车子上了高速,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融合进海口市区的滚滚车流中了。

 

这种简单的散漫的旅行,其实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风格,不研习攻略,不探究文化地理,不拍照留念,就是一群朋友,吃饭聊天,兴致所至,随便走走看看,错过景点也不可惜。偶然相聚的朋友,很快回到各自的生活轨迹,可以一连数年都没有联系,但是因为某种共同的道义牵引,我们一定不会忘记彼此。

 

当然,记忆会慢慢的被后来的记忆所冲淡和覆盖,那天和朋友们讨论的一些主题,在印象中,都已经不如那盘味道鲜美的海鳗深刻了。

 

有意思的是,生活和旅行虽然可以如此简单,如此漫无目的,但是我们的生活显然并不仅仅属于我们,总有人试图闯入我们的生活,总有人提防着我们平常的生活轨迹,吃饭,聊天,散步,喝茶似乎都可能构成某种重大的危险。文昌旅游之后,传来的消息是,陪同我们去文昌的朋友,忽然被勒令辞职,甚至被勒令离开海南;而那个曾经陪同我们喝茶的局长,在和我们分开之后,忽然就被带到某个地方,要求交代我们闲聊的内容。 老郑和那个英语老师情况如何呢?我没有努力去了解,因为有关部门的这种运行逻辑,让我有些茫然,让我怀疑自己的判断---这到底是一个怎样变态的世界?

 

那个把毛像推倒的开发商,此刻不知在干吗?是否得到某种力量庇护,或者被某种力量推倒? 朗朗乾坤下,谁能想到,一块石像的倒塌,居然会闹鬼,在网络世界,形成阵阵妖风? 其实,那次短暂的文昌旅行演绎出来的事故,表明鬼影一直都在,他们就躲在海边婆娑的椰子林中。只不过,慢慢的,他们在于不在,我们都已经不关心了。

 

文昌,我还会再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42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