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房价与社会稳定  

2010-04-12 09:4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房价与社会稳定

 

根据最近建设部公布的数据,2009年全国房价平均上涨幅度超过25%,以京津沪杭深为代表的城市,市区房价均已到达数万每平方米。而20103月份以来,新一波房价上涨开始蔓延到二三线城市,在长三角区域,一些县级市的房价也已经超过万元每平方米。全国主要城市的房价和居民家庭收入比,已经接近或者超过20倍,远远超过国际平均水准。高房价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一个不可承受之痛。

有关高房价的形成机制,大抵和目前的土地国有制度,夸张性的货币政策,以及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分权等因素有着重要的关联,不过高房价的形成机制不是本文要探讨的议题。 本文想要探讨的是,高房价会带来的社会后果,或者更直接一点,那就是高房价与社会稳定的关系。因为客观上,中国的高房价现象产生了其溢出效应,它已经不仅仅作为一个价格现象,一个经济现象被公众讨论,而越来越多的和社会稳定相联系起来。

根据基本的经济逻辑,高房价会扭曲价格信号,导致资产泡沫和资源错配,长期下来会降低经济效率,从而带来经济危机。当然,这是一条粗线条的逻辑。我们需要更微观的视角来发现高房价和社会稳定之间的关联性。

根据流行的社会学理论,一个社会的稳定和中产阶级密切相关。当中产阶级有优雅的生活方式--有房有车是其显著标志,有稳定的工作,有对未来良好的预期,那么一个社会就会基本稳定下来。对于少数的弱势群体或社会底层,国家可以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同时通过确保机会的平等,鼓励其向上的社会流动。

但是现在中国主要城市的房价,无疑是对正在形成中的中产阶级的重大打击。根据现有的房价收入比,中产阶级的大部分,都无力购买一套像样的房子。勉强集合家庭力量,可以付清首付的那些人士,则被迫将工资中的很大比例用来支付按揭款,成为所谓的房奴。由于高等教育的普及,由于社会观念的分享,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都将有成为中产阶级的期待,或者这种社会角色已经成为他们的自觉意识。 但是高房价意味着他们被剥夺了这种社会角色的经济基础,更多的人则象蚂蚁一样,蜗居在城市,成为蚁族的一员。这种社会角色的自觉和蜗居的现实往往会形成强大的心理张力,长此以往,会形成普遍的社会愤怒,鼓励反社会人格的形成。发生在福建南平的医生杀人案,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一个医生找不到工作,买不起房子,逐渐形成某种反社会人格,最后以极端的方式对社会展开报复。

而让事情雪上加霜的是, 中国政府的保障性住房工作做得及其糟糕。根据最近数年来的公开数据,大部分政府承诺的安居工程,保障性住房的提供都远远低于政府规划(虽然政府是否需要大规模介入这个领域,是有很大争议的)。权力干预下的市场失败和缺乏问责机制的政府失败共同后果是,住房问题成为中产阶级普遍性的羞辱体验。

目前的政策,比如死守18亿亩耕地红线,意味着土地供应的长期紧张,而现有的权力安排格局,意味着政府往往是高房价的推手和利益获得者,因此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高房价似乎是无法更改的现实。这种高房价本质上是一种税,而其承担主体则是中产阶级。 本来,改革开放后出生的新生代,也就是现在的所谓80后,90后,处在经济的上升周期, 大部分受过良好的教育,共产主义统治下的早期噩梦已经远离他们,对未来大都保持着生活会更美好的乐观期待。可是日益高涨的房价惊醒了他们的“中国梦”, 失望,沮丧以致愤怒的心理开始流行。

我们可以从社会心理角度进一步进行阐述。一个明确的事实是, 当社会稳定被作为一个口号,被当成一个短期的目标被反复强调的时候,其实已经表明社会处在一个特别容易波动的区间,社会已经高度具备不稳定的因素。

看中国当下的现实,既有的政治结构意味着权力安排的周期性冲突无法避免,贪污腐败使得政治结构的公信力受损,统治合法性不再, 而权力对社会的压制性控制又孕育着强烈的社会不满, 贫富差距,分配不公等等都成为广泛的社会共识,媒体和司法不独立,使得社会失去了一个暴露问题和自我纠错的机制, 在数量和程度上都越来越强烈的群体性事件,就是这种社会不满的集中体现。 正是在这些结构性矛盾下,对社会失序的恐惧裹挟了执政集团,然后再通过其宣传和控制机器把这种恐惧意象传播到整个社会,似乎任何分吹草动都会导致社会不稳定。

让人遗憾的是,这很可能是一种自我实现的咒语。本来一个健康的社会,是分层的,是多中心的,不同事件,不同的言说往往只是影响着某个特定的群体,而不会和社会的整体发生共振。但是国家机器的反应,尤其是其失当的反应,往往是不稳定行为最大的放大器,在特定的社会情境里,会激发更多的破坏性力量,鼓励更多的偶然性参与者,从而导致更大的社会冲突。

社会冲突是需要某种共享的理念,比如宗教情感,或者某种共享的意象,比如某些社会性的符号。 只有这些理念,情感,和意象,才能鼓动有一定数量的群体参与,才能形成大规模的集体行动。如果说,政治意义上的理念,比如自由民主等等,由于受到权力的压制,其传播和被认同的范围有限,或者无法和更广泛的社会群体产生关联,而腐败等蕴含的愤怒,则已经被中国特有的文化所消解,甚至内化,以致认为腐败是某种可以接受的行为了。的确,一个奇怪的现象是,由于腐败的大面积传染,公众已经见怪不怪,对于腐败的可接受程度反而提高了。

但是高房价所带来的民生纠结可能构成一个新的共同的社会意象,在特定的时候席卷数量颇为庞大的群体的参与。 高房价所影响的中产阶级数量庞大,并且由于房价的一涨再涨,已经让这种心理能力具备一定的持续性和冲击力,同时房价已经普遍上涨,对于不甘于回到农村生活的中产阶级来说,他们无处逃避,高房价带来的郁闷让大家感同身受。

房价和民生之间的关联,和个体的关联性更强。作为对比来看,自由和民主等抽象理念和一般个体的关联感并不强,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只是在一个非常浅的层次上的认同,并不愿意费力去理解这些抽象理念和日常生活福祉之间的联系。而对于腐败,社会不公,司法不独立来说,也基本上是同样的逻辑,可以在情趣上对这些现象表示厌恶,但是对于日常生活来说,都还比较远。 但是高房价不一样,它带给人们的影响是直接的,那就是意味着生活质量的下降,和结婚,生子,小孩上学都密切相关,高房价所带来的社会后果以一种不容回避的方式直接呈现在公众面前,这种关联性是无可置疑。因此高房价已经成为下一个社会运动的心理基础。

对于这种前景,希望当政者能深度思考,重新检讨下目前的经济社会政策,尽快调整目前那些荒唐的控制土地供应,重构地方的财政体制, 摒弃那些推高房价的政策措施。房价不应该继续成为一种结构性的压榨机制。居者有其屋是维系社会稳定的最低物质基础,而通过竞争性的市场机制,这是一个可以快速得到满足的经济权利。

另外,高房价可能引发的社会运动,本身具有一种破坏性潜质,那就是它基本上是一种分配导向的诉求。如果缺乏细致的甄别,缺乏有效的引导,很可能导致一波重新分配的社会心理,对财产权利构成腐蚀,对市场经济秩序构成冲击,甚至再次把中国社会甩入某种歇斯底里的状态。这将是共同的灾难。

对于那些有志于社会运动的社会企业家来说,也必须客观的解读高房价带来的社会运动的势能,恰当的疏导,其最好的路径自然是通过这种引而不发的社会压力,逼迫当政者做出有效的政策调整,从而释放社会心理能力,改善公共福祉。

  评论这张
 
阅读(346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