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网络议政  

2009-10-27 11:3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的网络议政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最新发布的《第2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81231,中国网民规模达到2.98亿人,其中,宽带网民规模达到2.7亿人,占网民总体的90.6%

有人聚合的地方,就有政治。互联网虽然是一个虚拟世界,不过无数网民通过鼠标和键盘,在中文网络世界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政治场,这个政治场的载体是各大新闻网站,时政论坛,以及无数的个人博客等等;参与其中的有官员,有白领,有专业人士,有时评作者,还有数千万的网民。

由于互联网的交互性,开放性,匿名性等特点,网络实际成为了当下社会最活跃的政治表达和政治参与空间,经过多年的涵养,这个政治场已经开始显山露水,呈现出某些秩序和格局,具备了必要的影响力,和现实政治生态已经形成立体式的互动,虚拟世界和现实政治之间的断裂正在消融。

作为这种趋势的标志之一,是执政党的领导人也在一个场合表明,他平时非常关注网友的建议、意见,做事情、做决策,都需要广泛听取群众意见,集中群众智慧。通过互联网来了解民情、汇聚民智,是一个重要的渠道。具有特别身份的评论家周瑞金先生也发表文章,认为以网民为主体的“新意见阶层” 是走出政治困境的第一推动力。

网络驱动的这种政治推力,有多种表现形态。某种意义上说,影响范围最大,最持久的还是观念的竞争。在长期来看,是一些基本的观念决定了政治走向。网络作为生产,校正,传播观念的主要平台已经颇有时间渊源。从2000年开始,一些时政类论坛就开始风生水起,关天茶舍,世纪沙龙等都曾经风靡一时。如今这个功能在继续强化,与之相关联的是,网络上形成了一些政治立场鲜明的网站,论坛和个人博客。比如乌有之乡的左派色彩,猫眼看人的右派倾向,在网络世界已经基本定局,而参与的人群数量越来越多,对真实世界的代表性越来越显著。不言而喻,这些参与者和他们所倡导的观念和执政当局的基本路径选择既有重合之处,也会在某些时候形成一些张力。网络上的观念竞争,如何充分考虑现实约束,在各方都能认同的情况下,逐步形成一些规则,共同促进观念市场的活跃,逐步形成一个共同体的核心价值观,将考验各方的智慧。不过历史的来看,在观念层面的开放性和灵活性是一个社会保持生命力的必须,在这个进程中,2009年中文网络世界,将依旧是观念激荡的舞台。

有关公共政策的辩论将继续在网络上展开。在2008年,一些严肃的改革政策和法规在网络上形成了讨论热点。比如有关于劳动合同法的争论,有关医药卫生体制的改革以及燃油税改革等的争论。这些公共政策的讨论虽然和基本价值取向有关,但是却并是用基本价值取向就能回答的。因此,参与这些讨论需要比较长期的关注,需要某种专业性的知识。这些争论参与者中,许多往往是来自相关领域的专家。通过公开的持续的辩论,政策和法律本身将得到检验,一些低级的错误可以避免。这种网络讨论对公共政策本身的合法性以及推出之后的接受程度都有极大的帮助。2009年经济政策方面的关键词将是积极财政政策,通过刺激性的财政政策来对抗日益下行的经济周期。由于政府主导的项目可能蕴含的效率问题和道德风险,因此鼓励更多的公共讨论将是一个必要的纠错机制。当然,在网络讨论中,一些延续多年的基本国策受到了越来越强烈的质疑,尤其是其中的18亿亩土地红线政策和计划生育政策。如果我们承认公共政策的合理性不是一成不变的,那么我们就应该允许这种质疑,因为网络讨论不应该预设禁区—其实想设置禁区,也未必能成功。因此,可以乐观的期待的是,2009年的网络讨论将给决策层和社会带来更多的智力贡献。

网络除了在上述观念传播和公共政策讨论方面持续不断的提升公共事务的品质之外,还在一些特定的热点事件上提供一些立竿见影的纠错功能,换句话说,网络对于公共权力的监督功能也正在加强。这个功能,在2008年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其中最直接的例子就是以涉嫌猥亵少女的林嘉祥案件和号称最牛房管局局长的周久耕事件。从事件曝光到最后他们被免除公职,在网络民意的驱动下,可谓是一气呵成。当然,更让人欣慰的是,在充分承认这种“人肉搜索”模式的作用下,网友们也开始意识到这种模式侵犯隐私的可能性,因此有人提出了“人肉搜索网友自律公约”, 其实就是将规范网络道德意识,加深大众对人肉搜索正确定义的理解,并向正确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举动,它充分体现了网民们对规则的首创精神。

当然,网民们也看到,民意监督功能的有限性。事实上,上述提到的两个个案的处理结果并不让人满意,林嘉祥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而周久耕是否涉嫌权力腐败也没有一个最终的说法。影响深远的陕西周正龙虎照门事件最后的处理结果,让人感觉落网的是替罪羊,让许多打虎派依旧耿耿于怀。而网友评选的200810大最牛官员中,大多数官员都保住了乌纱帽。另外,网络传播有个特点,那就是它偏爱极端事件,比如林嘉祥案件中激发众怒的极端话语,或者虎照门事件本身的一波三折等等。不过有些相类似的个案,同样惊心动魄,却容易因为“审美疲劳”的缘故,而无法再次形成网络热点。比如发生在一些城市的拆迁惨剧,最近这些年其实有增无减,不过很多网民已经渐渐漠然,毕竟他们也爱莫能助。虽然有些残酷,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要形成网络的传播热度,必须需要事件本身具备极端性。

因此,在缺乏必要的政治和法律通道的情况下,网络民意的监督功能是不确定的,也不可能对抗官场伦理的溃败。展望2009年,一方面希望人肉搜索功能能量更大,这种网络舆论“点杀”贪官的能力可以得到长足的进展,网络上引爆的贪污线索可以很快进入法律的通道,对贪官形成更大的威慑。当然也许让网络意见如虎添翼的,同时也是无数网民所期待的是,公职人员财产申报规则的出台,《政府信息公开法》的有效贯彻。这些法规将给网民提供强大的参政能力。

当然,网络政治的演化,决不是网民的单向参与过程。作为政治生态的重要一端,政府机构也应是积极的参与主体。一方面,需要各级官员开始认识到网络的重要性,并且更新相应的政治观念和思维模式,以一种更加宽容,更加积极的心态面对来自网络的压力。另外一方面,耗费巨大的政府上网工程应该物有所值,政府的网络平台不应该继续休眠,大部分政府行为都应该在网络上得到体现,鼓励网络监督。在这方面,2008年已经看到一些迹象,比如高层领导人展开与网络的互动,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开两会的时候,通过个人博客的方式和民众进行互动;一些地方的党政官员也以实名开博客的参与网络讨论。 而在20084月,杭州市政府首次通过“中国杭州”政府门户网站(www.hangzhou.gov.cn),对市政府常务会议进行全程视频直播,市民还可以在该网站政务论坛(bbs.hangzhou.gov.cn)发帖留言,实现与政府决策的同步互动。同时承诺今后杭州市政府讨论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重要会议,将视情况进行网络直播。在2009年,期待更多民意代表和网络民意进行互动,也期待更多的政府机构在网络上亮相。

某种意义上说,2009年不是一个普通的年份,经济危机的影响超过预期,经济衰退意味着社会冲突的加剧;从政治角度来看,2009年也将拨动许多敏感的政治神经,是许多重要政治事件的周年纪念日,比如54运动九十周年,建国六十周年,天安门风波二十周年等等。毫无疑问,这些都给2009年的政治生态增加了复杂性。不过以网络为平台的政治参与潮流无法逆转,历史记忆必须面对,而经济困难必须依赖全民协力共同度过,因此,如何兼顾各种压力,以审慎的理性的态度参与公共讨论,推动政治的良性演化,将是“新意见阶层”和政治家的共同责任。


写于2009年初。

  评论这张
 
阅读(12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