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茅于轼先生谈经济热点问题  

2009-09-23 20:3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茅于轼先生谈经济热点问题
周阳敏

 

采访人:周阳敏 《中国反垄断网》主编)

周:茅老师,您好!今天我主要有四个方面的问题想向您请教,我列了一个提纲,第一个问题是国际经济形势,第二个问题是国进民退问题,第三个问题是金融改革,第四个问题是土地问题和区域经济发展。

 

一、国际经济形势判断

周阳敏:最近有数据显示说现在全球经济开始复苏了,许多人为此欢欣鼓舞,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对此也有质疑,但主要质疑是认为复苏的种路径比较难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我们的担心更进一层,我们甚至认为这个复苏会不会是一个假象?您谈下您的看法。

茅于轼教授:这个问题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我看美国、欧洲都还没有复苏。中国现在好一点儿,日本现在也稍微好一点儿,但是美国、欧洲这两个经济体没有复苏,美国的GDP现在仍然还是负的嘛,只不过负得少一点儿而已。另外,美国这个就业问题很严重,也还没有解决,没有好转。欧洲就更差了,尤其是东欧,非常糟糕。

周阳敏:我们也看到世界银行在20096月底公布了一个研究报告,预测2009年全球GDP要下降负的3.9%

茅于轼教授:-3.9%啊!

周阳敏:对,这是世界银行的一个研究报告

茅于轼教授:预测都是个人的看法吧。预测这都很难说的,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周阳敏:关于中国经济,现在有一种说法,中国经济不仅没有复 苏,反而在恶化,应该说现在我们害怕的是这个复苏只是一个短暂的调整,后面还会有巨幅的下滑,那就更糟糕。问题是,如果大家知道这一点儿并有所防范的话, 问题不会特别大;但如果大家不是这样,在欢欣鼓舞,在庆祝复苏的话,并认为现在就是复苏了,就会麻痹大意,这就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危机,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我们最近也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研究,专门讨论这个问题。

 

二、国进民退与再国有化浪潮

周阳敏:当前中国很多国有企业都在大规模的动作,进行大规模的兼并重组,特别是向民营企业所在的领域挺进,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国进民退”和“再国有化”,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我们对此非常担忧。

茅于轼教授:“国进民退”和“再国有化”就是胡温政府的导向吧,这届政府上台以后国有企业改制没有任何进展,反而蚕食民营企业,这是比较糟糕的,当然了,这也是共产党政权的基础,是共产党政权的经济基础。

周阳敏:请问一下,最近这个央企频出高价把这个地王一翻再翻,这个预示了什么现象或是蕴含了什么呀?请您分析一下。

茅于轼教授:我猜想,就是国家拿出4万亿救市嘛,这个钱大部分都流到国企去了,这些国有企业没有任何准备,突然来了这一大笔钱,没有预计干什么,所以那就买地皮买房子嘛!这样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是很糟糕的,本来就有泡沫,现在因为国有企业突发横财竞标地王使得这个房产泡沫更大了。

周阳敏:这个问题我们早就讨论了,就在这个4万亿救市计划出来之前,也就是在20088月月底的时候,我们搞了一个论坛,当时我们就指出救市计划的诸多问题,也表达了这种担忧,就是害怕这个救市钱最后会流离失所。我当时提出,我们应该警惕4 亿救市基金的两个通道,一个是流到国有企业手里去,他们没有权责意识,乱花钱,乱投资;二个是我们担心救市钱会流到私人腰包,最后

周阳敏: 我想请教茅老师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我们各个地方的民众的反抗意识增强了,权利意识增强了,一些群体性事件频发,您怎么看?

茅于轼教授:我 认为,最根本的意义在于,就是政府是站在人民这边还是人民的对立面。这是最根本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谈什么都是空的,所以哪个是什么地方的头儿,好像 也是河南的吧,问记者你是为人民说话还是为党说话,他就一语道破天机,共产党的利益和老百姓的利益是不一致的。你为老百姓说话你就不能为共产党说话,你为 共产党说话就不能为老百姓说话,所以这几年的一个主要发展问题,就是共产党越来越变成一个老百姓的对立面的组织,越来越变成老百姓的对立面。当然,共产党 本来可能就是人民的对立面,但以前没有暴露或掩藏得很好,现在越来越暴露,而且现在干脆连遮羞布也不要了……

 

三、金融改革方面的问题

周阳敏:还想请教茅老师关于金融改革的问题。前段时间,也就是2009723号,《21世纪经济报道》对您有一个采访,专门谈了您关于小额贷款公司的看法,据报道,现在已经有300 家小额贷款公司批出来了,而您认为这里有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现在您提出的建议,即我们小额贷款公司不光要发放贷款,而且更重要的是吸收存款。那么在当前, 小额贷款公司的运行出现了很多限制,比如说只能贷款不能吸收存款,但小额贷款公司如果完全是靠自有资金去做贷款,会出现三个重大问题:一个是可持续性受到 影响,因为自有资金毕竟有限,可持续性贷款和再贷款受到影响,而且还不能投放比较大的项目;二个是回转周期也受到影响,这样既影响效率还影响效益;三个是 其资金成本特别高。所以您建议多吸收存款。然而,您觉得在当前这个经济危机下,政府放开小额贷款公司吸收存款的可能性有多大?

茅于轼教授:是呀,吸收存款确实有风险的,跑掉了你找不着他了,所以这个得一步一步来,先让他只贷不存,做了两三年之后他可以少量的吸收存款,再过几年他可以大量的吸收存款,恐怕有这么一个过程,这也是必要的,否则的话,一开始就既发放贷款又吸收存款风险确实太大了。

周阳敏:现在刚刚又兴起了消费金融公司,在上海、北京、天津、成都四个城市试点。消费信贷金融,就是说老百姓消费,如买汽车或者买什么其他东西可以去这些消费金融公司贷款,您觉得这种消费金融公司未来的前景怎么样?

茅于轼教授:这种方法在总需求不足的情况下还可以,但是只有在总需求不足的时候才行,因为这种方法是增加需求的,增加需求好不好呢,总需求不足的时候是好的,如果总需求已经过剩了,你再来个增加消费,那就更增加需求了。

四、土地与区域发展

周阳敏:现在问最后一个大的问题,就是中央提出18万亿亩的耕地红线。但是这个18万亿亩耕地红线对这个基层政府的工作积极性有影响,对基层政府的工作压力也特别大,特别像他们这些处在一线的基层政府,因为这个耕地红线框在那儿之后,原来一直依靠土地来发展的各个城市现在被这个红线给框住了,地方政府就感觉到压力很大。

茅于轼教授:什么样的压力?

周阳敏:一个是没有空间呀,因为土地有限嘛;二个是没钱啊,因为地方财政基本上是土地财政,再比如洛阳现在就规定只做城中村的改造。前段时间,《东方今报》搞了一个专题,叫“工业革新河南”,因为中央一直把河南定位于一个“农业大省”,也就是把它变成一个粮仓,但是,河南自己肯定不会满足于这种定位,因此他也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工业大省,所以他现在要大力发展工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的行为、地方政府的意图 与中央政府的布局和中央政府的意图就产生了矛盾,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在您看来,我们的区域政府特别是县、区级政府怎么样去应对这些问题,怎么样去制定自己 的发展战略?我觉得,这也可能是目前地方政府发展的一个非常迫切的普遍性问题。

茅于轼教授:随时要突破这个红线嘛!中央对河南这 个“农业大省”的定位和规划,都有它的道理,以农业为主还是以工业为主,各有各的说法,但是无论你怎么说也都是空的,市场有它自己的规律,我们搞了那么多 的什么“五年计划”,通通都不兑现的,通通都是扯淡似的,你现在回头再看看,那些计划、规划等根本都不是那么回事儿,所以我觉得,这个判别是非啊,虽然各 人有各人的判别标准,但最后还是由市场来判别。在我看来,河南他可以是产粮大省,但也可以是工业大省,这两个并不矛盾,为什么搞了农业就不能搞工业啊,而 且光靠农业是没有出路的,这是很明显的,农业是个低产出的行业,一亩地能产多少东西啊?怎么能只靠农业呢?除非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国家面积大,人却很 少,完全机械化,这个农业是可以的。但如果没有这个条件,中国没有那么多土地啊,中国人口密度要比美国高好几倍呢,三倍以上呢。而且美国的土地质量好,中 国的土地质量很差,当然河南省土地还不错,河南省平原挺多的,所以就是要河南多种粮,恐怕就是这个意思。但是河南种粮的前景还是需要农民进城,只留少量的 农民在农村进行大片的耕地,这个可以提高收入,要不然的话这么多农民种那么点儿地,那怎么提高收入呀?河南非得搞工业不可,而其发达国家的农业都是占GDP5%以下,美国只有2%,还出口那么多粮食,它一年出口8千万吨粮食,简直不可思议!!!

茅于轼教授:所以现在只有从农民手里头拿地了,这就有一个问题了,农民是不是自愿的?不自愿这个地就不能拿。不能只是个算账的问题,而是个竞争的问题,他可以卖给你也可以卖给其他人,我挑一个出价最高的卖,他要有这个自由,那这就没有后患了,否则得话,从经济学上来讲这种交易就是不成立的,强迫性的交易,没有竞争没有自由选择的交易,真的是违反经济学的最基本的道理,这种交易不创造财富的,是损害一方的,你必须 是平等自愿的交易,双方都能盈利,双赢,这个才创造财富,所以你拿地可以,你必须是自由竞争的,平等自由竞争的拿,在这样一个原则上,拿地是可以的。

刚才你们几位呢,都谈到了旧城改造,旧城改造啊!它就是一块地啊,它有很多用途,但是呢,我有一个方法,就是现在呢,它是一个旧城,所以地的价值就提高了, 所以,实际上呢,经济学里讲,资源配置嘛,就是这块地,你可以盖厂房,盖停车场,盖什么都可以,怎么用这块地,能够最高的产出,那这就是我考虑问题的一个 原则,也可能盖个停车场,能赚很多钱,那我就盖停车场,也可能盖住宅,那就看你,最好做好规划,你的问题是不是这个问题?

提到洛阳城中村改造的问题,你提到的问题太多了,道理都一样,洛阳也好,其他地方也好,它的道理就是说,一个城中村,它的土地利用是不恰当的,所以改善它的 土地利用,一定有很多好处,而且可以得到很多的钱,然后这个钱,可以用这些钱帮助城中村的人们让他们迁走,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改善居住条件了,他们也高 兴,大家就是双赢,都赢,为什么有这个都赢的可能,因为这个土地的使用方法和改善,因为它本来就产出很低,现在它产出很高,有一大块利润可以得到,所以它 这个是一定是可以成功的,但是除非你这个提高对周围环境没有什么要求,对土地没有要求,这个土地本来就不值钱,那改造了也不行,如果你周围人很发达了,这 块地方用的很不妥当,你把它改善下来用做其他用途,那它就有一个财富创造,那这个财富创造,创造了,然后大家多赢了。社会的进步需要一条多赢的道路。

(公民月刊首发)
  评论这张
 
阅读(16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