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国进民退” 中缺席的声音  

2009-09-21 08:3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进民退中缺席的声音

 

温克坚

 

2004年,经过政府换届,公共舆论场转换以及对当时经济过热的忧虑,行政权力主导的国进民退的市场化改革被全面叫停,之后宏观经济决策开始跌入现象的迷雾,被CPI,GDP等表面数据所主导,经济结构性改革停滞。 这种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政策一路“Z-turn”下来,延续至今,情势逆变,借助权力和垄断庇护的所谓国营企业开始异军突起, 利用其获取资本的优势,在地产,航空,煤矿, 基础设施,甚至连奶制品领域,竞相争夺挤占私有经济空间,演绎出一波波让人乍舌的国进民退的行情。

 

在这种大背景下,结合一些地方政治的特征,一些地方政府蠢蠢欲动,孵化了国进民退新的变体。以浙江绍兴为例,在防范危机的借口下,将对国有企业监管的有效办法逐步引入民营企业成立民营企业党工委和纪工委,视情委派党组织负责人进驻大中型民营企业等措施,将政府对民营企业的监管日常化、程序化。而浙江台州政府则打算主导百家民企改制 引入外资国资。具体说,就是台州政府近期开列了一份目录,包括销售额达到5-10亿甚至以上的100家民营企业,政府计划200920102011 年,帮助它们完成股权的改制。政府希望能引进外资、国资注入民企,丰富单一的民营经济结构。这种各行其是的地方版本的国进民退进程,将会毁灭性的打击市场经济的基本活力,对未来的经济发展构成重大威胁。

 

如何评价这一波再国有化的浪潮?表面看来,各种说法都有。那些对市场经济本来就厌恶的朋友,大概会感到欢欣鼓舞,这种声音在乌有之乡网站显得特别强烈;而依附于各大国营企业的利益群体和国资委系统的官僚们则可以把国企做大做强的必要性论述得头头是道,来掩盖他们分赃和寻租的行为。一些评论者则以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的姿态,为特定的国企行为进行辩护---殊不知,具体交易行为可能包含之因素之复杂,岂是局外人所能轻易判断得到? 还有一些论者则举出美国政府救市举措来为中国的国进民退进行合理化辩护。

 

不过总体来说,这些说辞都让人提不起精神,在我看来,如果还需要重新在价值层面就国进民退进行争辩,那是一种智力上的自我矮化。无论从理论和经验角度,国营企业的罪与恶难道还不是一清二楚? 20世纪那么多重大的历史争论和历史灾难难道还不够给人们足够的警示?

 

当然,知识和信念总需要在新的语境中得到阐述,需要回应新现象的挑战。在这个意义上,争辩应该继续。在我看来,许小年教授最近在在一个论坛上的演讲是一个匹配与当下语境的直言不讳的总结。 他表示,“比经济结构失衡更严重的后果是,优汰劣胜的国进民退,而这与30年改革开放大方 向背道而驰。由于在经济下行时期,投资的风险加大,银行很自然地把资源投到相对安全的地方。所以今年上半年,银行资金大量地进入到政府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中,进入到国有企业,形成了国进民退的态势。我们看到民营企业纷纷找国有企业,戴上一顶国帽子,以求自保。这和我们30年改革开放大方向背道而驰,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力显著提高,结果当然是经济效益的下降,结果是社会的公平性受到伤害。国有部门成为特殊的部门,可以享受到其他无法得到的资源和优惠政策。

 

由此,许教授警告,中国经济增长再次下滑不可避免。类似许小年教授的这种警告的声音其实并不弱小。大多数的财经媒体,许多和决策层关系密切的经济学者,在事关市场化基本声誉的问题上,起码还是显示了必要的担当,明确的表示了对国进民退的反对。一些知名的国企大佬和有公共影响的企业家,比如任志强和秦晓先生,都提出了要消灭国企的说法。毛寿龙先生在一次讲座中也提到,国资委成立本来的使命就是为了顺利的消灭国企。

 

进入2009年下半年以来,民企投资热情依旧低迷,国企更加动物凶猛,是走向产权明晰的私有经济结构,还是回到国企主导的伪市场格局?这已经变成一个十字路口的现实的选择。 但是奇怪的是,迄今为止,决策层似乎在有意的回避这个选择,虽然坚持积极财政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的声音一遍遍被重复,但是某种意义上,如何回应更重要的国退民进的现象,决策层是失声的。正是在这种沉默的纵容下, 自由市场制度内在的活力被特殊的利益结构不断绞杀。

 

对于这种民间和公共舆论白热化的争论,决策层是否没有听见?如果是这样,那一定是体制的信息处理机制出现了重大问题,决策层反而被屏蔽在重要的信息之外;如果决策层听到了这些声音,那么他们在等待什么呢?难道后三十年真的不如前三十年?

 

 

2009-9-21

  评论这张
 
阅读(8772)|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