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转:思想荷尔蒙....  

2009-08-28 15:5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荷爾蒙改變中國·章海陵

·在中國當代文學主旋律裏,可隱約聽聞奧威爾《一九八四》的音符。

--------------------------------------------------------------------------------

從撫摸反右及文革階級鬥爭的傷痕,到揭示改革開放中貪腐的燈下黑,已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的「主旋律」,但從 中可隱約聽聞喬治.奧威爾長篇《一九八四》和《動物莊園》的音符。奧氏金句言簡意賅,琅琅上口,譬如「戰 ?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老大哥在看 你!」;「所謂自由就是可以說『二加二等於四』的自由」;「思想罪不會帶來死亡;因為思想罪本身就是死 亡」;「在遮陰的栗子樹下,你出賣了我,我出賣了你」;「所有動物都平等,但有的動物更平等」。這一切是 鋒利的批判刮毒刀,也是猛烈的思想「荷爾蒙」。 

董樂山譯《一九八四》公開出版於一九八七年,由花城出版社推出;該版本九八年又收入遼寧教育出版社「新世 紀萬有文庫」;零二年一月,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該書新譯﹐譯者是藤棋與金騰。同年五月,譯林出版社推出又一新譯,譯者是孫仲旭。 

在中國大陸,批判極權主義的外國文學作品,除了匈牙利作家柯斯勒的《中午的黑暗》之外,還有蘇聯作家索爾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島》,不過影響最大的仍屬奧威爾的《一九八四》和《動物莊園》。因為奧威爾的預言在反 右運動及文革中一再演繹,令人痛心疾首,欲哭無淚。這也是《一九八四》多達四、五個中譯本的原因。 

其實,《一九八四》中譯本最早被讀者接觸,是在批判「蘇聯修正主義」的六十年代初。當時,中國社會科學院 趕譯一批「帝修反」人文作品,被稱為「黃皮書」、「灰皮書」系列,供內部批判所用。翻譯家董樂山由此領受 翻譯《一九八四》的「政治任務」。《一九八四》等「黃皮書」、「灰皮書」,因「反動」、「神秘」、「夠級 別方可閱讀」,顯得格外珍貴,成為「老三屆」一代人最嚮往、最搶手的精神食糧,堪稱「狼奶」中的「狼奶」 。 

奧威爾《一九八四》在中國的蹤跡,更可追溯到一九四八年冬天,這是國民黨失去江山、共產黨建政的前夜。美 國大詩人惠特曼《草葉集》的譯者趙蘿蕤搭乘美國軍用機,冒著共軍砲火,抵達中國北方,要與夫君——詩人和 考古學家陳夢家生死與共。這對學者夫婦曾於一九四四年雙雙赴美國,女方研究亨利.詹姆斯的小說,男方搜集 流落歐美的中國青銅器的資料。他們團圓後,五零年北京對知識分子展開思想改造,陳夢家不爽,發出「一九八 四,這樣快就到」的驚叫。 

而陳夢家在文革中,就死於「一九八四」的情境中。四人幫垮台後,董譯《一九八四》首先在中共中央編譯局《 編譯參考》的「增刊」上公開發表,文革過來人與陳夢家的「悲鳴」產生共鳴,批判與反思頓時匯聚成時代最強 音;也為中國拒絕極權主義社會發展作出重要的思想鋪墊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