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铁本事件留下什么?  

2009-04-29 09:1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本事件留下什么?

 

温克坚

 

最近媒体报道说,常州铁本事件的主角戴国芳在被剥夺了五年的自由之后,终于得到了一个5年的正式判决书,这份量身定做的判决书,加上其中迂回曲折的司法躲猫猫过程,让人们对于这个事件有了充分的遐想空间,不过有关这个事件司法过程中的种种诡异之处,还是留给有心的法律人去琢磨和评说吧。我感兴趣的是,在危机冲击下的中国经济囧像中,铁本事件给人们关于经济的传统智慧留下什么印记。

 

让我们借助媒体的报道,还原下铁本事件的最初场景:

 

20044月,占用耕地6000余亩的江苏铁本铸钢有限公司新厂项目被中国政府紧急叫停;该项目预算投资超过百亿元,设计总产能800万吨。随后,国务院派出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九部委人员组成检查组,赴江苏常州彻查铁本案42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责成江苏省和有关部门对铁本公司违规建设钢铁项目有关责任人作出处理。当年43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违法违规建设钢铁项目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下称《通报》),罗列了铁本项目六大违规问题。

 

现在看来,铁本的故事基本已经清晰,并且在中国的政治结构中几乎具有普遍性,铁本扩张的冲动和当地GDP发展的冲动相互融合,因此铁本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土地使用和信贷方面获得绿色通道。如果说是违规,真正的违规主角是地方政府,因此国务院文件中罗列的所谓六大违规问题,后来都不了了之,戴国芳最后承担的罪名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

 

五年羁押之后,戴国芳已经“自由”,不过他还没有能力开口讲述他的故事。而曾经恢弘的铁本工厂依旧一片凄凉,废弃的钢筋、砖石,没有建完的高炉也无法讲述它们的故事。在权力之手对公共议程的操控和时间流逝的双重消蚀下,铁本事件也将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

 

不过人们不应该太过健忘。对目前的经济危机的内因的反省中,铁本事件应该是是一个无法被忽略的前置性事件。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铁本事件中行政权力的特殊展现。从地方政府的力捧,到省级政府的暧昧和回旋,再到国务院和中央部委对其的棒杀,这些都有标本性的意义。考虑到其时市场经济确立10多年,加入WTO已经数年,行政机构尤其是最高行政机构的做法都显得额外不同寻常。这种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形式对一个民营企业的命运进行宣判,实质上排除了司法和舆论的介入空间和过程,也因此使得铁本事件从一开始就有了特别的政治功能。 当时的宣传舆论并不讳言,铁本事件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经济事件,而是试图通过这个事件,来确立宏观调控的政治权威。换句话说,铁本本身的违规做法并不特别,铁本只是被需要成为传递杀鸡骇猴的政治功能的载体。

 

表面看来,经过经济领域的铁本事件和政治领域的陈良宇事件后,中央的权威得到确立。从那之后,一系列以对市场干预为特征的宏观调控政策开始频频出台,这种现象尤其在房地产市场中表现的最为淋漓尽致。因为从2003年开始,房价开始了全国性的持续上涨,一方面折射了当时经济结构下表面的过热,一方面也裹挟了许多公众情绪,因此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频频出手看上去既是给过热的经济降温的必需,也是对公众情绪的某种安抚。 回望这四五年以来,关于房市的政策知多少?估计大多数经济观察者都无法完全列举。从提高二手房贷,到禁止外国人买房,再到90-70平方米房型规划等等,形形色色的政策可谓一波接着一波。

 

我倾向于认为,对于任何决策机制来说,其决策空间和决策能力都是有限的,也就是在某个特定的时期,选择了某些政策,自然就放弃了另外一些政策。 如果说在2003年以前,中国经济变迁的主旨是改革,是经济自由化,是行政权力不断的从经济领域后退的话,那么以铁本事件为标志,这个进程开始逆转,以宏观调控等名目出现的经济政策开始了对微观经济领域的干预性介入(这个时候质疑国有资产市场化操作过程失当的郎咸平风暴客观上为这个权力干预进程提供了一个舆论掩护,这是另外一个值得挖掘的话题,但是微观经济领域纷繁复杂,利益结构多种多样,干预往往导致非意图后果,政策初衷很难有效实现,这又逼迫行政权力推出更多政策来强化其政策意图,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现在看来,2003年以后的宏观经济政策基本呈现出市场和行政权力之间来回拉锯的形态。 当庞大的政治资本消耗在这种具体政策领域的拉锯中的时候,经济改革的深水区---更多要素的市场化进程,深层次经济结构调整,行政垄断的打破等等关键的政策选项自然被遗忘了。

 

铁本事件已经谢幕,而经济危机带来的压力正酣,什么样的政策组合才是应对危机之道?舆论场中充斥着各种不同的意见和思路。铁本事件的悲剧应该提供一些启发,那就是行政之手并不是危机应对的良方。

  评论这张
 
阅读(167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