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好大一锅夹生饭  

2009-11-29 23:1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大一锅夹生饭

 

温克坚

 

 

根据最新的中共政治局会议对经济的决议(不知道这个政治局经济会议是否就是所谓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如果不是,那么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间权威谁大谁小,如何分配?媒体报导似乎对此缺乏交代),2010年经济政策将以维稳为主,继续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些没有新意的老调重弹说明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决策机制正在走入一个死胡同,失去了辨别经济体内在病症和回应经济形势变化的能力, 用“维稳”这样政治化口号来做鸵鸟埋头的沙子。当然实际操作中,这种莫名其妙的政治化口号意味着鼓励体制化的机会主义,各个官僚机构将各行其是,经济政策相互打架,而需要政治意愿和政治魄力推动的经济结构调整议题则被虚置。

 

不过这些是题外话,本文想关注的是媒体最近报导的4万亿积极财政政策名义下的融资困境。

 

根据新华社报道,在1124-25日举行的中央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政策落实检查组第三轮检查汇报会上,最近两轮检查中发现的问题被通报。第二、第 三轮实地检查2472个项目,发现各种问题2151个,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中央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政策落实检查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何勇在2009年第22期《求是》上撰文指出, 前三批中央投资现在部分地区还存在项目前期工作准备不足、工程进展缓慢的问题,特别是公益性建设项目和涉及民生项目的进度比较滞后;不少项目的地方配套资金到位率仍然偏低,影响了中央投资项目的顺利实施。以农业投资项目为例,根据1021-1031日的最新统计公报,第三批扩大内需中央农业投资项目中,中央投资到位16.86亿元,到位率 99%,与上期持平。地方政府配套投资到位3.1495亿元,到位率仅仅为49%

四万亿项目整体执行状况如何,尚缺乏权威的描述,但是通过上面的新闻,人们得到明白无误的印象是,此中问题多多。

 

4万亿作为中国政府积极财政政策的重拳,当初宣布的时候曾经给全世界带来一阵刺激,有舆论甚至认为只有中国才能拯救世界经济危机,不过当时对于4万亿资金来源问题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和讨论。 而随着这个4万亿政策包的逐步展开,人们发现,除了中央财政还有一定的支付能力之外,大部分地方政府都是捉襟见肘,并没有能力提供配套资金来为4万亿的政策包埋单。 这种结构性的尴尬原因归根结底,当然是目前的财政体制和事权配置机制的双重错位。

 

为了鼓励地方政府落实配套资金,中央在很多方面开了绿灯: 比如允许降低项目注册资金比例,允许一些预算外资金进入,比如运行土地出让金转为地方配套资金---这当然间接鼓励了地方政府加大卖地的努力。但是目前来看,地方政府的融资渠道主要还是通过政府融资平台和大项目本身直接向银行系统直接融资。根据统计数据,上半年7.3万亿的银行信贷超过一半到了地方政府手中。 这种巨额信贷的流入只是让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进行了重新包装,暂时掩盖了地方政府的负债黑洞,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善地方政府的财政能力,如何落实4万亿配套资金一直是许多地方政府的难题。

 

 

由于四万亿项目本身的安排和落实过程并不合理,也不公平,更缺乏市场效率,因此地方政府无法通过市场化筹资渠道来解决融资问题,绝大部分只有依靠行政权力进行调配, 类似于赶鸭子上架。 反应在现实中,往往只有那些给地方政府和行政机构带来直接利益的项目才能得到优先关照,新华社报道里提到的公益性项目建设和设计民生项目的进度比较滞后就是其表现。而为了维护中央权威以及4万亿政策的严肃性,中央政府在用尽其他招数之后,最后保留了政治杀手锏来迫使地方政府服从,各个检查组四处巡查就是体现这个用意。不过政治压力并不总是管用的,地方政府可以用“合理违规”或者形式主义和中央压力进行对抗。让人慨叹的是,在这个时候,地方政府的形式主义实际上具有很强的经济合理性。(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参见博文“不要逼迫地方政府作恶”)

 

 

虽然如此,4万亿刺激政策毕竟已经大面积铺开---当政策走上一条错误的通道的时候,纠错的成本往往更高---2010年必须要有配套的后续资金投入,因此,财政刺激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事实上很难退出,否则会造成很多项目的烂尾,很多前期投资的浪费,这也是中共政治局决议迫不得已的背景约束。

不过经济运行有其内在的约束条件。2009年天量的信贷投放一方面逼近了大部分金融机构安全运转的极限。银行要继续大量放贷,则需要大量补充资本金,财政没有能力,而资本市场则会用脚投票,银行系统杠杆功能面临一个瓶颈。而2010年大部分地区财政压力到了红色区间,根据发改委的公开数据,各级地方政府的负债已经超过5万亿。为了防止地方财政危机,财政部在1128日紧急发文制止正在发生的地方财政违规担保向社会公众集资的行为,严禁出现新的财政违规担保向社会公众集资的行为。更重要的是,大量流动性的释放,已经形成了通货膨胀预期,消费品价格指数的上涨将逼迫央行采取措施,回收流动性。2010的宽松货币政策客观上已经走到尽头。

在这种背景下,四万亿项下诸多项目除了其内在市场合理性的压力外,其后续融资将遭受严峻考验。在经济形势变化下,政策回旋的空间越来越小,4万亿后续融资难度增加。 可以想象的是,很多项目将会被迫延滞,烂尾,甚至废弃。集权政治结构和凯恩斯主义结合下的4万亿饕餮大餐,最终也许会变成一锅夹生饭,既无法弃之,也无法食之。当然,这其实也是预料之中的----政府拯救经济危机的努力,制造出的问题往往比其解决的还要多。

  评论这张
 
阅读(127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