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所谓耕地红线----兼评吴向宏的批评   

2009-01-02 20:0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茅于轼先生领导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发布了一个“粮食安全与耕地保护”的报告,认为确保18亿亩耕地的政策红线没有必要。 这个结论,在我看来,是任何有逻辑推理能力都会认同的常识。无论从历史经验的角度,国别对比的角度,还有农业科技发展的角度来看,都无法计算出确定一个耕地红线的合理性。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各种资源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替代,在气候条件,生产方式.消费模式都是动态变化的经济体中,谁敢如此狂妄到计算出一个必须守住的耕地红线?

 

我看过不少要确保18亿亩耕地必要性的文章,老实说,除了宣传,论断,喜欢说中国“特殊国情”,说保护耕地就是保障国家安全,这是“不容置疑的”等等,就没有任何摆事实,讲道理的诚意和姿态。这些文章,往往重复的是民以食为天,粮食安全的老调,再追溯下去,就是养活中国13亿人的那个口吻:因为政府要养活13亿人,所以政府必须要确保18亿亩耕地。 人们似乎忘记了,到底是谁养活了谁。

 

关于养活13亿人的问题,其实是一个最大的伪问题。阿玛蒂亚森早就论证了,只有一个独裁专制的制度才会发生饥荒。59-61年中国的大饥荒遗留下来的教训并不是让我们如何设法养活13亿人,而是如何防止公共权力乱折腾。 在我看来,胡总关于不折腾的训诫必须在这个意义上理解。

 

在个人拥有必要的自由和土地产权的基础上,解决吃饭问题从来不难。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人们的办法多着呢。我印象中,温家宝先生在访问南亚穷国孟加拉的时候,还感慨过,孟加拉以中国一百分之一的耕地,养活了中国十分之一的人口。对比下吧,如果纯粹从吃饭的角度来看,人家比中国干的好十倍。可见,吃饭问题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只能说明政治错位,政治无能。

 

茅老在回应人们的质疑的时候,提到了18亿亩耕地背后的的利益结构,他没有展开说,但是不需要太多分析,就可以明白,所谓耕地红线政策如何演变成无数的设置寻租机会,一个违背基本规律的政策必然被利益联盟所俘获,成为他们牟利的最佳政策屏障。有了这个政策屏障,多少灰色和黑色利益都可以堂而皇之的被攫取。

 

我以前在文章里也提到这个利益联盟,他们包括国家土地管理部门,部分地方政府管理层,以及一些有强大政治资源的开发商。他们利用土地管制政策,利用地方公共决策能力,以政治正确,地方公共利益的名义获取超额垄断利润,并反过来影响土地政策的宏观决策,使得他们的利益联盟可以持续。在这个利益结构中,那个愤怒离场的原粮食储备局局长高铁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当然,他还是一个不明白事理的角色,否则他绝不会连基本的风度都没有了。

 

当然,茅老的文章发表之后,得到的各种谩骂是可以预期的。由于宣传机构的反复断言,重复和大众传染,在很多常识问题上,公共认知并不令人乐观。18亿亩耕地因为是不断强调的红线,所以以前对此几乎不允许有公共讨论,没有公共讨论,没有信息和观点的竞争,形成了某种智力上的群体懒惰。这种懒惰被刺激后,正常的反映就是骂人。茅老敢于把话题挑开,也正体现他一向不阿权,不阿众的风骨,在当下的语境下,捍卫常识是需要勇气的。

 

在众多的批评者中,吴向宏先生有一篇“茅于轼暴露了中国市场派的困境”还算是一篇讲理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责天则所的研究报告轻率,又延伸开去说这是中国市场派的困境。 不过仔细读来,我觉得吴向宏的这篇文章很多描述中表明他也中了宣传机器的毒素,因此得出的结论更显轻率。

 

首先吴向宏认为茅老关于18亿亩耕地红线是错误的观点是一种惊人之论,因此需要惊人之论据。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只有那种断言维护中国粮食安全需要18亿亩耕地的才是惊人之论,才需要从历史的,对比的,气候的,农业科学等角度来进行论证。但是我不相信哪个个体或者哪个机构可以综合所有要素之后,得出一个18亿亩耕地的结论。正如吴自己文章里提到的:“18亿亩红线这样一个既定国策、一个经反复宣传已经在很多人头脑中被视作天经地义的原则---看来吴自己也认为这个结论是天经地义的,因此挑战这个结论就是惊人之论。但是这个天经地义并不是科学结论之后的结果,而是反复宣传的结果。相信以吴先生的经济学素养,是很容易从天经地义的宣传方式中看到破绽的。

 

吴向宏还认为天则所在这个问题上有挥舞自由市场最有效率、政府干预必须取消之嫌疑。

我想天则经济研究所作为市场化取向的研究机构,相信自由市场最有效率,土地问题或者粮食安全问题决不是市场的例外,在这点上的观念先行并不需要遮遮掩掩。经济社会方面的任何学术研究报告都不可能做到绝对价值中立。正是在一个基本价值立场的基础上,天则所的研究报告综合历史和统计数据,对粮食安全和耕地保护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剖析和论证。而茅老那篇引发无数谩骂的文章,只是表达了最最简单的一个观点,18亿亩耕地的概念是错误的。如果在这么一个报告或者一篇文章中,还需要论证为什么自由市场最有效,那实在是有些苛求了。那好比是要求一个相信牛顿定律的普通人去制造出火箭来证明他的结论。当然,那些对自由市场和政府干预之间还有些难分难舍的朋友,建议再去读读哈耶克。

 

当然,我觉得吴向宏这篇文章中最轻率的一点是从茅于轼的一篇文章就跳跃到了中国市场派的困境。 对此,吴先生并没有给出充分的论证。不过我猜想,也许中国市场派的困境也是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实吧。但是,中国市场派的困境,并不是自由市场导致的困境,而是很多权力结构,很多利益结构阻碍市场力量发展的困境。 这点,我相信,吴向宏并不会反对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0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