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说一说谢国忠  

2009-01-16 17:14:47|  分类: 随便写出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一说谢国忠

 

谢国忠先生是让我敬佩的经济学家,他的全球视野,独到的见解和跳跃性的叙事风格,让他鹤立鸡群。他的预见能力已经得到市场的反复验证,往往让那些试图恶意圈钱,或者试图妖魔化他的人恼羞成怒。

 

当然,这种妖魔化企图会继续,只是一次比一次卖相难看。这不,这次又有一个叫董少鹏的跳出来,那谢国忠的国籍做文章,恶意责骂谢国忠,并且大唱高调,说什么“有国家归属感,不能没有国家利益,也不能完全放弃国家界限。

而事实上,这篇文章连最基本的事实都是恶意编造的,谢国忠对此已经发表声明,说他不是美国公民。不知道这个董少鹏又是哪个国家的鸟人,尽干这些不着调的丢人的事情。当然,在当下这种浮躁的语境下,董少鹏不会是最后一个喜欢挥舞道德和政治棍棒的主,爱怎么闹就闹吧。

 

说回谢国忠。他的预见也经常有偏离的时候,因此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不过他对资本市场,金融体系等的批评性意见是这个时代非常稀缺的洞见,致力于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和经济健康的相关人士都应该听一听谢国忠的声音。

 

不过作为一个喜欢从制度角度观察问题的思考者,我也经常觉得谢国忠很多话,点到即止,没有把问题说透。比如最近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经济核心应为分配问题。他指出了这个问题的很多表现,比如“第一个就是财富的话,财富都在政府手里,你看上市股票大部分都在政府手里,第一个能做的事就是政府把这个股票拿出来分给老百姓,你分给老百姓之后,老百姓就有这个钱了之后,他就可能去买房子、消费,这个经济自己就转起来了,这个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事,藏富于民,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他也会追问,:“政府要钱干吗?是吧?政府要钱干吗?政府是靠征税来维持的,不需要积累那么多财富放在那边。”

在这里,我觉得谢国忠先生有点避重就轻,把一个制度性的问题表述为一个经济学上的分配问题。当然,在这里不能怪谢国忠先生,以他的身份,他不能越界说太多的话。

 

那么,继续循着谢国忠先生的思路追问,分配问题又是个什么问题呢?为什么在中国的经济体中,政府可以掌握大部分的财富?控制大部分的规则?为什么经济发展了30年,大多数老百姓,从经济发展中获得的财富份额还是那么低呢?这些问题,如果只用经济学话语来解析,是很难有效回答的,因为经济学通常都是在给定条件下的资源配置问题,不改变现有的给定条件,哪怕降低政府控制的财富比例,增加民众获得的分配比例,也许暂时能缓解下问题,但是谁又能保证,再过几年,经济情况好转的时候,政府又固态萌发,重新开始一轮国进民退的进程呢?最近这几年的经济政策不是典型的说明了这个问题吗? 因此,分配问题本身并不重要。在这个意义上,我也不赞同一些朋友热衷的政府发放消费券的方式来推动内需。比分配问题更重要的是分配权的问题。分配权在政治学话语中,就是公共权力的合法性和公共权力的宪政约束问题。对这个问题,经济学家也许只能隐隐约约的说话,因此显得有些不痛不痒,不过如果站在政治学立场上,就是一个简单的ABC的问题,因此,中国当下经济的核心问题是政治问题,是制度问题。

希望将来有机会就此向谢国忠先生请教。

 

  评论这张
 
阅读(312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