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玉米和麻雀  

2008-09-26 16:3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宇春和麻雀

 

把李宇春和麻雀放在一起做题目,没有丝毫不敬或者嘲讽的意思,只是因为巧合。最近有两个新闻特别有意思,分别和李宇春和麻雀相关联,新闻之一是李宇春入选南方都市报推动的改革开放风云人物榜,新闻之二是在所谓的国鸟推选过程中,麻雀胜过丹顶鹤,在网络得票最高。这两个新闻传递出的信息相当的有关联性,都反应了中国社会大众情趣和公关偏好的变化,深入探究这些变化将刷新人们对于当下社会的认知。另外,在一个关注政治制度变迁的人眼里,这些变化也可能是意味深长的,因为社会心理的变化往往是制度变化的基础。

 

如何解读这两个新闻?显然分歧远比共识多,而让人感兴趣的是论者的阐述话语模式的差异。以李宇春这个新闻为例,那些反对李宇春入围的会质问:李宇春对改革开放做了什么贡献? 凭什么能和袁隆平或者杨利伟等英雄相提并论? 可以看出,他们喜好的是一种宏大叙事,视野是最近三十年这个大时代,冒出来的是英雄,贡献等流传已久的词汇。而为李宇春入围叫好的话语体系更多的是强调个性,自我,自由表现。有一个朋友的说法最为简洁,从样板戏到李宇春,这就是三十年。

 

在国鸟评选中,这种话语模式的差异更为显著。 比如那些支持丹顶鹤为国鸟的专家表示,丹顶鹤最大的优势在于这种民间尊称为“仙鹤”的大型鸟类在我国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在中华文化中是长寿、吉祥、神圣与高贵的象征。而国鸟的评选据说也有这样的标准:要与我国的历史文化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要能够反映中华民族的精神风貌等等,而符合这些标准的似乎非丹顶鹤莫属。只是因为最近有人发现,丹顶鹤的英文名字是Japanese Crane,直译就是日本鹤,因此刺激了某些人的民族主义神经而开始另找其他鸟类来承载国鸟的价值功能。

而麻雀在网民评选中得票最高的理由则显得千奇百怪,有的说是麻雀和中国老百姓很相似,生命力强,难以被淘汰;有的说麻雀身上有风骨,有不屈的精神,有的说和麻雀相关的成语和歇后语最多,是中国文化的草根部分,还有的抱有某种忏悔精神,毕竟麻雀曾经是这个国家的公敌,据说在1957年有超过2亿只麻雀在政治运动中被消灭。不知道这些说法多少是诙谐,多少是认真,但是有一点恐怕是确定的,那就是那些选择麻雀为国鸟的理由和官方的评选标准以及专家的逻辑都相差十万八千里,甚至可以说,这些理由就是对官方和专家标准的对抗。难怪有些报道说,国鸟评选活动遭到网友恶搞。这其实仅仅是站位不同,站在一个普通网友的立场,他同样可以说专家在恶搞。

 

这两种不同的话语体系其实对应着两个不同的社会结构群体。他们之间没有清晰的界限,你不能以职业,收入,年龄,性别等对他们进行划分,但是当面对价值选择,审美品味,个体和国家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差异就开始凸显了。比如回顾“改革开放”,其中一个群体会把自己微缩到这个进程,会由此感到幸福和自豪,而另外一群人会把自己放置于这个进程之上,认为幸福的获得是理所当然,不会因此对国家感恩戴德。

在国鸟的选择上,一个群体也许会在内心真诚的感受到丹顶鹤所代表的文化底蕴;而另外一个群体---对不起,不是集体,只是一个个个体,也许会说,什么国鸟,关我鸟事,我是出来打酱油的。当然,如果通过鼠标可以进行选择,麻雀也许是最可能的选择。对于这种心态,可以参考中山大学教授郭巍青的更优雅的解释,他说从宏大、辉煌、高蹈的政治生态中开始回归市民心态,这个时候,麻雀被解读为最贴近生活的一种符号呈现,人们渴望从虚幻的、富有理想色彩的精神状态中解脱出来,真实地面对生活问题和生活压力。

 

那些习惯于官方话语体系及其价值观念的人们也许会对这种似乎突然冒出的另类社会心态感到诧异,对那套另类话语体系所蕴含的颠覆性力量感到紧张,其实,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的迟钝,因为他们喜欢被国家主义那套话语体系所感动,一直生活在大词编织的的幻象中。但是社会和人性自从获得了一丝自由,这个扩展过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当年通过超女海选而横空出世的李宇春则是在不自觉中充当了这个进程的表达符合而已,她入选风云名单表明了南方都市报的敏感性和对社会潜流的把握。 其实,30年之后的今天,社会从属于国家的图景已经不知不觉被易位,国家也许依旧高高在上,但是却是社会和人性的力量在塑造着公共品味。只有有机会,这种力量也将决定公共选择的结果。

 

如果承认这种结构化的分野的存在,那么被期待许久的制度转型并不是那么痛苦不堪或者是风险重重的生意,因为透过李宇春和麻雀这两个带有争议的新闻事件,我们看到社会基础已经确立,心理预期已经成熟。制度转型更多的变成了一个技术性设计---归还人们选择的权利,并被选择的结果所约束。放在一个历史的视野,转型已经棋过中盘,等待收官;而拒绝转型,蔑视玉米和麻雀的力量,那才是最危险的生意。

 

  评论这张
 
阅读(6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