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独立”!  

2007-07-09 10:2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独立:为什么美国在7月4日庆祝

标签: 美国独立 

 

Matthew Spalding博士(传统基金会肯尼斯·西蒙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7月4日是重申我们将致力于自由和平等法则的重大时机。托马斯·杰佛逊将此法则称为“我们权利宣言的宪章”。

作为一个实际的事件,《独立宣言》公开向世界宣布美国各殖民地的一致决定,即宣布它们是自由和独立的国家,解除和英国的一切隶属关系。但无论在那时还是现在,其更大的意义在于对合法行政职权条件做出陈述,提出政府的合适目标,宣布民主国家中政治准则的一个新领域。大历史学家Samuel Eliot Morrison写道:“如果美国革命只是产生了《独立宣言》,也是值得的”。

虽然国会已经指定了一个包括约翰·亚当斯、本杰明·富兰克林、罗杰·谢尔曼的卓越委员会,《独立宣言》主要是托马斯·杰佛逊的工作。根据杰佛逊自己的解释,他不是追求原创性也不是从其他任何特别的作品寻章摘句,而是在表达“独立日的和谐情绪”。这些思想表现于对话、信件和随笔,或者“如亚里士多德、西塞罗、洛克、西德尼等公众权利的基本书籍中”。杰佛逊有意使《宣言》成为“美国思想的表达”,这样写的用意是:“通过非常明白而坚定的文字,将主题用常识性的东西呈现在人们面前,以获得他们的同意。”

《独立宣言》的结构类似普通法法定文件的结构。文中第二段非常著名,其中掷地有声的句子是美国宪法理论和共和政府理论的有效结合。所有人都有自由的权利意味着他们生而平等,也就是说,没有人生来就有优越性,就应该去统治别人;也没有人生来就是下等的,就应该被统治。因为人们被赋予这些不可剥夺的权利,也就意味着这些权利不能被放弃和夺走。另一个原因是,每个个体都平等地拥有这些权利,政府的正当权力只是源于被统治者的同意而产生。政府的目标是保障这些基本权利。谨慎起见,虽然不应该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原因而变更政府,但当政府有害于这些目标时,人们保留变更或废除政府的权利。

文中其余部分是对乔治三世的控告和指责,包括30处罪行,还有一些宪法、法律和政策问题。对乔治三世的一系列控诉都指向一段不断迫害的历史,所有暴行都是一个目标——在美国建立“一个完全专制”的国家。虽然殖民地居民“当苦难尚可忍受,还是倾向于忍受”,“然而,当一个政府恶贯满盈、倒行逆施,总是奉行着要把人民镇压在绝对专制主义淫威之下的目标时,人民就有权利和义务来推翻这样的政府”,而结束这种关系的时间已经到来。

杰佛逊本来还有一项指控——国王“在美国殖民地引入奴隶制并允许奴隶贸易,由此发动反人性的残酷战争”,但国会取消了。一些代表不愿意承认奴隶制违犯了“生命和自由最神圣的权利”,因此为了达到全体同意,这节就放弃了。这预示着美国内战的重要论争,林肯视之为一个决定“以自由为设想,致力于所有人生而平等的任务”的国家是否能长久维持的检验。

《独立宣言》及其承认的自由扎根于所有人类法律都应负责的更高层法律。更高层的法律不光能理解成推论的结果(《宣言》的真理是“不言自明”的),还可以理解成默示的结果。文中有四次提到上帝:“自然法则和上帝旨意”;所有人都被“上帝赋予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世界人士的最高裁判,来判断我们意图的正义性”;“神明上帝的保护”。第一句提出了一种人类思辨就可以理解的神性,但其余几句提到上帝创世、审理、眷顾就更具圣经意味,从而为文中设定了一种神学情境。杰佛逊在《弗吉尼亚州笔记》中问道:“当我们移去这些自由仅有的稳定根基(在人们脑海的信念中,这些自由是上帝的礼物)时,一个国家的自由能有保障吗?”

《宣言》真正的意义超越了历史。它呼吁的不是什么惯例法或者政治合约,而是所有人所拥有的平等权利,以及“自然法则和上帝旨意授权给他们的独立和平等的地位”。《独立宣言》的革命性不是一群特定的美国人在特定环境下宣布他们的独立,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呼吁同时也是承诺使他们的政府建立在公正的普遍标准基础之上。正是从这个意义上,亚伯拉罕·林肯赞扬了“那些为国家独立而孤身奋斗的人,在这种实际压力下,能冷静而有先见之明地引入一个适用于任何时期和所有人的纯革命性文献和简洁的真理”。

《独立宣言》中掷地有声的句子传遍所有那些为自由而战以及寻求为自治原则而辩护的人。不过,对于年老的约翰·亚当斯,也许有更深刻的体会。当他被邀请在《独立宣言》五十周年纪念会上准备一个发言时,他只说了两个词:永远的独立。这两个词仍然传达了我们每年7月4日的伟大希望。

 

来自“选择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