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俄罗斯的继任危机  

2007-06-08 15:5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eon Aron
鲍里斯·叶利钦4月23日逝世后,俄罗斯所有电视网络几乎等了三个小时才宣布这个消息。他们害怕先于克里姆林宫讨论任何相关事情。三天后,在对杜马的国家演讲中,弗拉基米尔·普京宣布单边“中止”俄罗斯1990年关于欧洲常规军力规模和配置的协约治理。几天前,在莫斯科,估计有4000名警察袭击上百个抗议者,其残忍程度甚至让一些政府官员和立法者都为之震惊。
即使按照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标准,这些事件在独裁主义傲慢的尖啸声中也异常醒目,而且忽视国内外舆论。现在国务卿赖斯正在莫斯科访谈,她应该能亲身看到美俄两国关系为何日益紧张,以及俄罗斯内部日益尖锐紧张的火药味:明年的总统继任活动已经在克里姆林宫酝酿。
尽管官方每天都在不停地宣传2008年3月总统选举后有秩序的变革,继任计划远远没有完成。所谓民主减震器的侵蚀或完全根除,带来了不确定性和风险。这些民主减震器赋予过渡过程和结果以合法性,包括选举的地方政府、独立的议会和大众媒体以及真正的反对者。正如众所周知的新体制(克里姆林宫主宰国家政治和关键经济部门),大肆吹捧的“垂直权力”基础,同样是肤浅的。倒下的梯子已经饱经沧桑,或许不能承受过多的重量了。
除了独裁政权下继任的一般障碍,今天的俄罗斯还有两个严重的并发症。首先,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和鲍里斯·叶利钦极力克服的俄罗斯传统和苏维埃政治文化,却似乎是普京先生羡慕和仿效的东西。普京曾哀叹苏联解体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理政治悲剧”。即使在沙皇治下,继任之路也很少是平坦的,总有一些合法的潜在继位者(甚至已经继位者)被扼死、淹死、刺杀或者被迫退到修道院里。苏维埃时代,没有一个公认的继位者能确实掌权。列宁从未希望过斯大林继承他;斯大林也没有想过赫鲁晓夫;在一场政变中被驱逐的赫鲁晓夫也没有指定过勃列日涅夫;其后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戈尔巴乔夫,都是如此。
平稳过渡的另一个障碍是及其巨大的利益。尽管经过几个世纪的国家传承,其间政治权利已经诠释为对大量国家自然财富的所有权和控制权,但奖金从未达到如此之巨:每天超过19000桶石油通过管道销往国外,每年带来5000亿美元的收入。
不管那些有希望当上总统的人做出多少承诺,也不管其随从如何唾沫横飞地发表什么和富人共享富贵的鬼话,垂直权力都是政治体系中罕见甚至严厉的部分。在俄罗斯政治以及日益扩张的国家控制的经济部门中,还没有足够的高层创租席位留给所有现在提出要求的人:例如杜马委员会主席位置(引入一项法律的当前成本,据报告是一百万美元)、区域总长位置、极其有利的税务警察和海关高层、公司主席以及石油、天然气、金属、军火、汽车和航空业的管理者职位。
在普京先生塑造的赢者通吃政权下,他可能交出权力的决定并不预示着一段确定和宁静的时期。用最精明的俄罗斯政治评论家Mark Urnov的话就是,“那些没能继位的没有什么可损失的。赌注已经在那儿放着,唯一要做的就是去战斗。”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没有低能儿,要么就是死人。因此,继任者的任命必须尽可能长地拖延,以免那些失败者互相联合,或者甚至联合支持民主的反对者。这样的联盟将是克里姆林宫最坏的噩梦:和乌克兰2004-05年“橙色革命”类似的一种潜在运动,旨在实现不受操纵、自由和公平的选举,越来越受欢迎。继任游戏可能会持续到这个秋天。比起赌少量卢布会对美元稳定升值的投资智慧,要想赌第一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和谢尔盖·伊万诺夫这两个一路领先者谁将得到认可,是一件更加难办的事情。
然而,通过保持精英间的不平衡来运作继任只是克里姆林宫火药味的一个来源。另一个是推翻、冻结或完全抛弃结构改革所造成的大量潜在经济和社会危机。这些改革是为了纠正对矿产品的依赖,对“人力资本”的忽视,对破旧产业基础设施的荒废。在石油财富的掩饰下,在重新被收归国有或受到胁迫的大众媒体保持沉默的条件下,这些政治定时炸弹正在越来越逼近危险。
尽管官方经常性地呼吁要由资源品出口转到基于知识的高技术现代经济,这个目标还是被意识形态驱动的转折搅乱了。这个转折朝向更强的国家控制以及对私有化和财富创造的惧怕。俄罗斯正在发展的经济(普京的声望也是基于经济的“稳定性”)仍然对油价波动非常敏感。今天俄罗斯至少三分之一的国家预算来自石油收入。一项世界银行的研究总结道:俄罗斯5%或更高的GDP增长率“只有在油价升高时期才能实现”。独立的俄罗斯专家都普遍认为,一旦油价急剧降低到40美元一桶(更不用说更低了),将给经济和生活水平带来立竿见影和深远的负面影响。
除了很需要提高教师和医生的工资,2005年政府大张旗鼓公布的健康和教育 “国家项目”,对于改革苏联遗传下来的基于国家的拮据、刻板、落后的医疗和教育体制,实在乏善可陈。在油价飙升期间,俄罗斯2005年(数据可得的最近年份)医疗支出占GDP比例比1997年(后苏联时代脆弱经济复苏的第一年)更低。在2006年8月的全国调查中,70%的回答者说,他们和他们的家庭不能指望“好的”医疗保健。
石油带来的横财和预期寿命提高没有丝毫关系,65岁的预期寿命仍然低于中国或印度。俄罗斯还在工业、航空和交通事故中领先世界。犯罪正在增加。在过去的六年里,谋杀案件增加了10%,毒品相关犯罪增加了73%。
随着成年劳动力特别是男性劳动力的急剧降低,据俄罗斯一流经济学家估计,“在不远的将来”,工作—退休比率将降低到1:1。然而,如今,平均的退休金已经是平均工资的25%,是欧洲最低的水平。这种退休金有3000卢布(115美元),然而最低的食物支出(“仅仅维持不饿”,正如一家俄罗斯报纸所说)需要1500卢布。政府中有些人已经开始讨论提高退休年龄作为唯一的解决办法。在接下来10年里,预计有1700万人退休,这些人最有可能怨恨和抗议,也许会采取暴力来发泄。
然而,希望参加工作并且想做得出色的俄罗斯人正在减少,他们每天都在因腐败而气馁消沉。按照今天贿赂和腐败所涉及金钱的范围和数量,20世纪90年代的贪污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在国际透明程度的排名中,俄罗斯在163个国家中排121名,列于阿尔巴尼亚、哈萨克斯坦和赞比亚之后,与贝宁湾、冈比亚、洪都拉斯和卢旺达差不多。法院越来越独立曾是20世纪90年代最有前途的成就之一,却一直被Yukos-Khodorkovsky的滑稽剧和特工审讯颠倒了。不仅仅企业家如今公然被勒索,甚至普通俄罗斯人,在面对每一级贪婪无能的官僚时,越来越不能在法院寻求保护。
俄罗斯国家也不能在更即时的意义上提供广泛而有效的保护。虽然由于前任伊斯兰游击队转向,车臣如今“平静下来”,但多种族北高加索地区实际上处于无政府状态,特别是其最大的“自治共和国”达吉斯坦。传统的武装部队绝对处理不了新的威胁。作为过去沙皇和苏维埃留下的机能不良的遗产,对于被征募者而言,如今的俄罗斯军队只是监狱和用刑室的组合。
家家都尽一切可能让他们的孩子不要去部队,久而久之,部队里有的都是些素质低下者:半文盲、有犯罪记录或有吸毒史的那些人。在数以百万计俄罗斯人的支持下,有足够多的钱可以转变到一个现代化、精炼、机动、装备良好、受到良好训练和激励的军队。普京总统本人在其第一任期就开始承诺,但改革被抛弃了。
这些郁热的危机每一种都可能迅速达到沸点。一些演变的前景还不明朗。在油价降低条件下,他们可能造成“完美风暴”的政治等价物。然而,随着有计划地削弱民主的仲裁制度,普京治下的政治重心已经转移到顶尖,从而使克里姆林宫对国家任何一处错误事件都有责任。
在接下来的12个月,俄罗斯当局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将弥漫着这种脆弱感,都是为了确保继任不会变得更加变幻莫测;甚至确保,这个腐败国家不会因为迷恋追求更大份额的国家石油财富,而导致对继任失去控制。
(作者为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学者。本文原载华尔街日报 2007-5-15。选择周刊编译)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