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俄罗斯民主:正在走向死亡  

2007-03-22 19:48:20|  分类: 选择精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avid Frum

    “对于所有公然反对克里姆林宫的人,传达给他们的一个信息是,‘如果你这样做了,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在哪里,我们都会找到你。而且,我们会用尽可能恐怖的方式来让你闭嘴。’”

   这句话出自2月26号NBC“日界线”节目(NBC’s Dateline)的访谈。说这话的是Paul Joyal,一个研究前苏联的华盛顿顾问。Joyal 说的是他朋友Alexander Litvinenko被谋杀这件事。Alexander Litvinenko脱离了克格勃,11月23号因放射中毒而在伦敦痛苦地死去。

   “日界线”访谈后的第四天,Joyal与另一个脱离克格勃的人——大名鼎鼎的Oleg Kalugin,在华盛顿市区的一个饭店吃饭。大概晚上7:30,他回到马里兰郊外的家。当他跨出车门时,被枪击中腹股沟,但他的钱包和公文包都没有被抢走。开枪的人现在还没找到。

   幸运的是,枪伤并非致命的。Ivan Safronov运气差一点。他是《俄罗斯商业日报》(Russian daily Kommersant)的一个军事记者。Safronov一直在写一篇关于俄罗斯秘密交易的大型报道。这笔交易是把很先进的Iskander导弹运到叙利亚。Joyal被枪击的第二天,Safronov从莫斯科一个第五层楼的窗口摔下。Safronov是十年来在俄罗斯暴死的第八十九个记者。

   我们不知道这样的死亡有多少是俄罗斯政府下的命令。(事实上,Joyal被枪击可能就是一起普通的犯罪。)

   但我们确实知道,在过去的六年里,普京政府已经取缔了俄罗斯所有独立的广播媒体,并对大部分印刷媒体进行了严格的控制。

   我们还知道,普京结束了地方政府的选举,将所有权利集中至克里姆林宫。

   我们还知道,普京利用他的行政权利,没收了俄罗斯一些最大的公司,并把所有权转到他的支持者手里;还没收征用了一些原来租赁给外国投资者的天然气田。

   普京这些走向独裁的危险行动为什么可以得逞?!关于这点我们现在有了更加清楚的解释:俄罗斯人民支持他。

   上周,欧俄中心(EU-Russia Centre)新公布了一项俄罗斯公众看法的大型调查。

   只有16%的被调查者认为西方的民主模式是理想的。高出两倍的人,即有35%的人说“他们更喜欢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苏联体系。”

   只有10%的俄罗斯人认为他们国家属于西方。71%的人认为俄罗斯不是欧洲的一部分。几乎一半的俄罗斯人,即45%的俄罗斯人认为欧洲是个威胁。

   民意测验专家为回答者提供了一组词。他们的问题包含:这些词是否具有积极或消极的联想。只有33%的俄罗斯人对“自由”这个词产生积极的联想。即使是“民主”这个词,也会奇怪地产生很强的负面联想。对于那些更不富裕以及教育水平更低的俄罗斯人,有四分之一会把“民主”和“混乱、煽动以及毫无意义的闲聊”(民意测验专家用的字眼)的概念联系起来。

   欧俄中心发现,俄罗斯人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对民主和自由的响应比今天积极得多。但在苏联解体后的开始几年,俄罗斯人也为生活水平的急剧下降以及政治的混乱而深受折磨,这勾起了很多俄罗斯人对苏联的怀旧之情。相反,普京的独裁统治恰好碰上了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涨价的时期,因而生活水平得到提高。

   然而这个解释只能到此为止。即使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只有25%的俄罗斯人认为西式民主是俄罗斯的理想体系。70多年的共产主义使俄罗斯人疲惫不堪。无助的感觉使他们渴望有一个强势的领导者。实际上几乎每个(94%)被调查的俄罗斯人说他们对国家事务毫无影响;82%的人觉得毫无责任感可言。

   就好像他们在说:让普京消灭他的敌人吧。我们没有什么能做的,所以这不是我们的过错。作为一种制度,俄罗斯民主正在消亡。在俄罗斯人的脑子里,俄罗斯民主已经死掉了。

   在这个不平静的世界里,我们有很多担忧的事情:伊斯兰激进主义、中国的进攻、欧洲的软弱、美国的孤立。现在还要加上一个。一个具有强大潜力的俄罗斯,有着辽阔的能源财富,继承了大量的核兵工厂并且受到大部分民众的支持。现在这个国家又处心积虑地回到民主和自由。不过不是加入西方阵营,而是正在和伊朗、叙利亚、中国结成一系列危险的联盟。谁知道还有没有和其他邪恶的力量结盟。这些反民主的国家正在全世界扩张其范围,甚至可能已经扩张到华盛顿特区的郊区了。

   (David Frum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研究员。选择周刊编译)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