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成长意味着抵制国家主义  

2007-03-17 01:01:38|  分类: 选择精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awrence W. Reed

当我(在禁烟餐馆)走向桌子的短暂时刻,我想,“嗯,很好,吸哪怕一口烟的机会,现在都没有了,我喜欢这样。”

然后我就感到羞愧,我已经成为国家主义本能的牺牲品了。40年来,我认为我是一个绝不妥协,充满激情的自由社会的信奉者。然而,总有那么一会儿,我居然为政府干涉成年人私生活的自由安排感到高兴。! 如果我是天主教徒,我就应该直接去忏悔了。

这件事困扰着我,让我想了很长时间。 我想追问为什么为了一点点的方便,我第一本能居然会抛弃我自己坚持的原则?如果一个像我一样这么坚定的热爱自由的人,居然如此容易就被拖向错误的方向,那么怎么可能让那些并不信仰自由的人永远避开同样的或者更大的国家主义的诱惑?

首先,我想到的是许多医生认为的被动吸烟的危害:在一个有害的外部性强加到非意愿的第三者身上的场景中,政府介入保护非吸烟者也许并没有错。很快,我意识到两个事实1),没有人强迫我进入这个地方,2),饭店既不属于我也不属于政府。不争的事实是在一个真正的自由社会里,所有者允许人们在他的饭店里吸烟的权利,如同他可以要求你离开他的地方的权利一样正当。  并不是说人们没有意识到吸烟的风险,只是你没有权利要求另一个公民为你提供一个非吸烟的饭店。

除此之外,我能想出很多成年人参与的更危险的行为---但是我决不会要求政府颁布禁令:跳伞运动和蹦极就是其中两项。 有统计表明在某些市中心的公办或上学本身就具有相当的风险的——甚至比偶尔吸入二手烟的风险更为严重。

国家主义冲动指的是人们喜欢通过使用公共权力达到某些利益的一种偏好。-无论这些利益是真实的还是仅仅是想象的,为自己的或者是为他人的。 这种偏好把人们通过自愿选择的方式,比如:说服,教育或者自由选择搁置在一边。如果人们了解这些各种不同的选择,如果人们意识到寻求政府干预带来的风险的时候, 那么通过权力来寻求解决问题的作法就会逐渐不被支持。 问题是他们经常认为干预和权力不是一回事。但是事实上问题就是这样!不是吗?佛罗里达州政府没有请求饭店禁止吸烟,而是命令他们禁烟, 否则就威胁他们要罚款和关押。

我尝试过和一些朋友讨论政府禁烟的合理性,除了几个坚定的自由之上主义者外,大多数人都认同, 下面是他们典型的观点:

妄想者:当大多数公民支持这么做的时候,那就不是权力强制。

父爱主义者:在这种情况下,权力强制是为了你好,因此它是积极的。

依赖者:如果政府不做,谁来做?

短视者:你在小题大做,饭店里禁止吸烟怎么就可能是对自由的威胁了?如果是,也是无关紧要的

不耐烦者:如果自愿禁烟,那么我喜爱的饭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这么做?!

权力崇拜者:应该命令那些不想禁烟的饭店立即禁烟。

自我关注者:我不关心,我讨厌吸烟,反正我不想闻到烟味—哪怕吸烟顾客都在吸烟区。

从广义范围来说,所有这些争辩都可以成为限制自由的合理借口—实际上所有这些理由都被用来对人们的自由设置各种各样限制的做法提供合理化。 我们从政权制度的历史中能学到什么?那就是,你给他们让了一寸,那么迟早他们会要求一英里---通过利用公众脆弱的地方。这里我们需要明白的是1)让人们明白自由更多时候是被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掉而不是一大口吞掉,2)通过在小的事情上抵制这种对自由的侵蚀要比以后被迫掀起捍卫自由战争要明智的多。

妄想,父爱,依赖,短视,焦急,权力崇拜或者自我关注都是人们诉诸国家主义偏好的借口。在我看来,这些做法正如作为婴儿和青少年的想法一样, 对这个世界如何运行的理解是半知不解的。我们期望别人能对我们有付出, 却不关心他们是如何得到那些东西,并且我们急切的就想得到那些东西。

我们只有在知道存在行为不可逾越的界限的时候,我们才能认为自己是成年人;当我们不仅仅想到自己,想到此时此刻,而且想到其他人,想到未来长期的事情;当我们做出所有努力,让自己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独立,我们才能认为自己是成年人。 除非别人威胁我们,我们不会去干预别人; 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不是通过集体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愿望,当我们承担个体责任的时候,  我们才能称我们是成年人,当我们回避这种责任时,我们就回归幼稚。

对政府的需要

我想知道美国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型托儿所,到处都是啼哭的婴儿,他们把政府视为可爱的保姆,我真想大叫一声:“长大吧” 

社会的兴衰依赖于它的市民的文明程度。他们越是互相尊重而且自在团结,他们就越是安全,越是繁荣。他们越是依赖于权力——合法的或非法的——就越是容易顺从于煽动民众的政治家和暴君。因此,抵制国家主义冲动并不是小事一桩。

在我看来,抵制国家主义本能是成年人必须做的事情。

(选择周刊编译)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