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资本及其研究(转载)  

2006-12-17 23:1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资本是20世纪80年代开始特别是90年代兴起的一个国际性学术热点。它是由社会学家率先提出、而后被经济学家、政治学家以及法学家广泛采纳并用来解释和说明各自研究领域问题的综合性概念和研究方法。

    古典经济学家揭示了土地、劳动和资本(物质的)这三个生产要素的重要作用。20世纪6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舒尔茨和贝克尔把人力资本引入经济学分析之中,认为社会拥有的受过教育和训练的健康工人决定了古典生产要素的利用率。人力资本的提出使“资本”向广义扩展成为可以带来增值的所有资源的代名词,为社会资本的提出奠定了词源上的基础。

    一般认为,当代对于社会资本概念的第一个系统表述是由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提出的。布迪厄认为,社会资本是一个社会或群体所具有的现实或潜在的资源集合体,它主要由确定社会或群体成员身份的关系网络所构成。之后,在詹姆斯·科尔曼、罗伯特·D· 普特南、亚历山大德罗·波茨等学者那里,这个概念和分析方法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在他们的阐释之下,社会资本变成一个更加明确的概念,指涉所有有利于增进一个社会或群体共同收益并促成集体行动的社会规范和社会网络关系。

    根据一般的论述,社会资本被认为是一种资源,即存在于社会结构关系中的资源,它体现为(1)个人关系;(2)成员身份;(3)社会网络;(4)信任关系。其中核心要素或基础要素就是信任关系。之所以把这些要素称作“社会资本”,一来是因为它们存在于社会关系之中,二来是因为它们可以带来增值,是无形资产。个人关系可以让我们打通关节;成员身份可以让我们享用组织提供的内部资源;社会网络可以让我们找到归属感,并利用网络节点汇集而成的各种资源;信任关系可以让我们形成合作,使交易顺利达成。总之,它们能够创造价值,可以使各种资源要素得到增值。这里所谓“增值”,用新制度主义经济学的分析方法看,可能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创造新的价值;二是减少交易费用,降低交易成本。

    以下非常简要地概括有关学科所关注的问题和研究状况:

    社会学

    社会学关于社会资本的研究与界说是基础性的,例如: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对社会资本的界定,区分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美国社会学家詹姆斯·科尔曼对社会资本的功能及影响要素分析;美国社会学家林南对社会资本指标测量和理论模型的构建。

    社会学研究认为:社会资本作为社会黏合剂,表现为人与人之间期望与义务的关系;社会资本具有公共物品性质,是具有使用价值的资源,但具有不可转让性;社会资本与其他资本一样,需要不断更新;个人、社会和政府通过适当“投资”可以提高社会资本的拥有量。

    经济学

    经济学致力于社会资本与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关系研究,把社会资本看作物质资本、人力资本之外的资本要素,以解释和说明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的成就。

    从最早关注物质资本(古典经济学的定义:土地、劳动和生产资料),到后来看重人力资本(新古典经济学的定义:受过教育和培训的健康工人的社会才能,决定了古典生产要素的利用率),再到最近强调社会资本(信任、合作与承诺精神把其特有的技能和财力结合起来的时候,也能提高生产率,降低交易成本),经济学家看到了三种不同资本形式之间的关联性,他们认为,社会资本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资本要素,具有如下作用:a)推动市场交易制度;b)推动组织创新;c)推动企业合作。在最新的经济学研究中,用社会资本来解释经济增长被广泛运用于有关亚洲经济成长模式的研究当中。

    政治学

    在政治学家看来,社会资本强调集体行为或组织行为的重要性,强调信任、规范和网络的重要性,它对社会稳定和社会政治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政治学家对社会资本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从政治学的角度界定社会资本的构成:社会资本被定义为三个方面的内容:a)与公民信任、互惠和合作有关的一系列价值观念和态度(属于政治文化的一个部分);b)社会网络组织:将朋友、家庭、社区、工作等生活联系起来的社团组织;c)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将个人联系在一起的社会关系。第二,着重考察社会资本对于制度绩效和政治发展的关系。值得关注的是,罗伯特·D·普特南研究社会资本与政治行为的关系,以解释美国投票率下降的原因(Bowling Alone);研究社会资本与制度绩效的关系,以分析说明意大利南部与北部的差异(见《让民主运转起来》)被认为是既有创见又极具说服力。

    社会资本研究的理论价值

    从根本上说,探究社会变迁的动因,以便确定构建一个和谐社会的基本要素,从而制定人为的干预策略,以促进社会的持续发展,这是所有社会科学研究的一项重大任务。迄今为止,社会科学家致力于该项研究,从不同角度出发,提出了许多见解,成为我们今天有关社会发展的基本共识。货币资本、物质资本、技术资本、人力资本先后被视为一个国家或社会发展的关键要素。而正式的政治、经济、法律制度安排也被视为一个国家或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社会资本的提出,意味着人们为该项研究增加了新的成果。它被认为是上述资本之外、可能促进社会发展的又一个不可忽视的要素。

    尽管目前对社会资本这一概念尚存争议,人们对它的确切构成、它的可测量性和它的实际应用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甚至有人认为它是一个多余的概念,但是,社会资本所指涉的社会组织结构和社会信用的积极作用却得到了普遍承认。

    正如政治发展概念一样,它在20世纪50年代被提出来的时候,就引起了学界的广泛争议,直到今天,围绕它的争论也依然没有平息,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在这一概念之下和这一主题领域之内开展广泛的学术研究并取得富有建设性的研究成果。从近年来学界的讨论情况看,社会资本也是一个具有广泛包容性的概念,它既被当作一个分析概念来使用(为此,许多学者还在从事旨在使其更加精密化的学术工作),也被看作一种学术研究方向(众多学者就是在承认社会组织结构和社会信用影响社会治理这一基本假设之下开展有关国家之外的社会领域的各项研究工作的)。

    根据社会资本的一般理论,一个社会(大到国家、区域性组织和国际性组织,小到社区、企业和自治组织)的社会资本的构成和性质,影响着社会成员的个体和集体行为,也影响着社会的制度性安排和治理模式。从政治学的角度讲,社会资本的构成与性质与现实政治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首先,社会资本作为一种社会资源,它的变化直接关系到一个社会资本总拥有量的变化;其次,社会资本作为政治权力的要素和基础,影响着政治权力主体(个人或组织)在政治过程中的投入和产出;此外,社会资本作为一种社会关系的存在,影响着社会成员的行为方式(是倾向于正式的制度性行为,还是倾向于非正式的组织行为;是倾向于合作性行为,还是倾向于不合作行为)。

    “低水平的社会资本会导致一些政治功能失调”。许多研究人员注意到管理的集权会产生一种过度僵硬、反应迟钝的政治体制。而管理的集权恰恰与社会自组织的发育不足、社会自治水平的低下不无关系。有人已经把低水平的社会资本与特定地区地方政府的无效率和到处泛滥的腐败联系了起来(普特南:《让民主运转起来》)。“充裕的社会资本储备往往会产生紧密的公民社会,而公民社会反过来也普遍被看作现代自由主义民主制度的必要条件”,“公民社会的作用就在于平衡国家的权力,同时保护个体免受国家权力的侵扰”。类似的研究结论广泛存在于浩如烟海的文献当中。这些研究都从不同的侧面证实了社会资本与政治体系的高度关联性。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