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草对骆驼的思念

Make the change, Be the change

 
 
 

日志

 
 
关于我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future is to invent it!

网易考拉推荐

让少数人先结社起来?--我看温州商会  

2006-11-06 18:47:19|  分类: 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可以自由结社的社会, 商会是形形色色的企业基于各种需要自愿联合起来进行利益诉求的平台. 一个企业可以加入很多商会, 很多企业可以组成一个商会, 一个行业可以有很多商会, 商会也可以企业化生存,商会也会破产.  商会可以很大, 商会也可以很小. 商会也可以联合起来组成更大的商会.  商会可以很小, 商会也可以很大.全世界最大的商会, 美国总商会就有300万个成员.  说到底商会就是商会, 商会和各种各样的其他公民自愿机构相互对抗, 相互合作, 共同促进自由社会的结构化, 有序化.

但是在一个组织资源被高度垄断的社会里, 商会自然的不可能享受这种独立性, 商会成为公共权力的工具, 成为二政府. 一个机构, 两块(或者更多)块牌子, 对于大多数中国商会来说, 这恐怕依然是现实. 好在现实并不永远是灰色的, ---变化已经发生, 随着经济自由化的推进, 商会的政治色彩逐渐退隐,  独立性在增长, 它的正常功能在回归. 而各种各样的温州商会无疑又是这个变化的探索者和引导者. 这当然不是巧合, 这是温州私有经济发展的逻辑结果. 关于温州商会的基本研究, 浙江大学的郁建兴教授已经出了一本专著, 还有更多的成果即将出版,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留意.

我对商会没有特别的兴趣, 对于商会的了解也就是上述一些基本常识. 但是因为曾有机会跟郁教授一起到过温州, 听闻商会现状, 并跟一些商会进行交流, 从中获得了一些经验性的知识, 有些思考写出来与朋友们一起探讨.  

首先, 温州商会的独立性并不是虚的.  跟其他商会自上而下的形成过程不同, 温州的商会是自发的自下而上形成的. 往往是 某个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主导, 联合一批同业企业,而主管部门则顺水推舟. 商会成立后,这个主导的企业家往往成为会长.
温州大部分商会的经费都来自会费或其他方式自筹(会长单位的会费往往最多), 政府并不给钱. 谁给钱, 谁话事, 政府不出钱, 自然无法控制商会.  
商会的领导层往往经过认真的选举, 在程序上没有太多瑕疵.  商会也往往拥有独立的办公场所, 雇佣专门的工作团队.
这些因素下来, 商会的独立性就得到了基本确定, 尤其在日常运营上面,这种独立性更加明显. 正是基于这种独立性, 商会的正常功能--服务会员,诉求会员利益等开始得到有效实践. 在与侵害商会会员利益的对手谈判中增加了谈判能力.  在企业普遍沦为公共权力的弱势群体的今天, 通过商会的这种努力至少是一种补救.
温州商会的这种特征跟其他地方存在的商会显然是有巨大差别的. 也因此, 温州商会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吸引了许多眼球,  很多专家学者也对这种现象进行阐释, 并赋予它一些期望中的意义.  一个独立的,自发的专业化的商会肯定是未来商会发展的道路, 在这方面, 温州商会的演变无疑是让人兴奋的.

当然, 温州商会也必须带上很多红帽子, 往往也建立党支部.  温州工商联就是所有商会的领导, 工商联也要经常给商会分配政治任务, 比如组织学习三个代表, 安排保先活动等等. 但是这种政治任务毕竟是形式主义的. 与其他地方很多商会成为政府的附庸毕竟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放在现实的政治环境下,  温州商会的这种独立性也禁不起高估. 说到底, 商会跟政府还不是同一个级别上的玩家, 商会根本没有与政府对抗的资本.  基于共同的利益, 商会更多展现了与政府"合谋"的意愿. 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 在一个腐败丛生的政治生态下, 商会很可能充当灰色利益输送渠道. 这方面的报导并不缺乏.  当然, 政治黑金化另有根本原因, 归罪不到商会本身上来.

除了这种灰色利益输送, 在与畸形的权力结构互动过程中, 温州商会的发展也走上了歧途, 展现出某些畸形特征.
比如官方规则之一是所谓的一行一会, 一个行业成立了一个商会就不允许再成立新的商会. 因此那些主导建立商会的企业就可以利用"先发优势", 歧视同业竞争者, 尤其是那些没有加入该商会的竞争者.  很多时候, 商会会和政府机构联合起来, 制定行业规则, 提高行业门槛, 排斥非会员竞争者.  而这些非会员的同行, 却无法有效联合起来进行对等搏翌.  
另外一种畸形体现在劳资关系当中.  企业通过商会这种联合体, 可以经常颁布行业自律规则, 打击所谓人才恶性竞争,  压制劳动力的价格--而这也是部分商会领导人跟我们介绍的所谓成立商会之后的好处. 问题是, 工人们事实上一直被剥夺了组建工会的权利, 在与资方的谈判地位中处于弱势. 不过以前工人的谈判对手是不同的企业, 他好歹还有选择权, 现在面对的是当地的几乎整个行业, 他的选择权大大缩小了. 对于掌握一些特定行业的技术工人, 他的劳动力价值与特定行业相关联, 那么他的落差就更大.  

回答这些问题必须回到对商会的本质的理解上来.  如前文所述, 商会说到底是公民结社权利的自然延伸. 温州商会的发展过程, 大抵是这种权利的部分兑现, 换句话说, 也就是允许一少部分企业家先结社起来. 这部分先结社起来的企业家, 一方面可以利用这种结社权利来对抗公共权利的侵害--而这个功能显然还很脆弱; 另外一方面, 也可以利用这种权利侵害那些被剥夺了这个权利的企业和个体.

这么看来, 与几乎是成为政府附庸的老商会比, 独立的自发的温州商会是值得欢呼的一步. 但是独立商会远不能替代公民结社的权利.  让少数人先结社起来的做法必定通向歧途.
那么什么才是公民结社权的有效替代品呢?  对不起, 在我看来,它无可替代.
  
2005年11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6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